有一种体质,叫做蚊子过敏

我出生和生长的地方,是一个传统观念和习惯还保留很深的地方,至少在我小时候是这样。于是,每一个传统节日,背后都紧紧连着一串活动,一些食物,而我,会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就如晚上睡觉,白天起床一样顺理成章,所有其他的生活方式,都很难想象。直到离家读大学,才终于发现:改变,其实可以很直接,很突然,也无须任何规则和条件,所有的犹豫、担心、不适应,不过是因为心理上缺乏安全感,才需要的缓冲。

我是个恋家的人,同时也是个贪吃的人,每当一个节日到来的时候,便总会有股习惯的力量提醒我,这个时候该做什么事,该吃什么东西。可是这些时候,也总会再一次意识到,中国是有多么地大物博。在上海要想寻找榆林的影子实在是太难了,于是,从大学的时候起,就养成了把自己称作陕西人,把凉皮肉夹馍当做家乡菜的习惯,其实天晓得我在榆林的时候,一年也不一定会吃上一碗凉皮一个肉夹馍。后来到了德国,光时差就有六七个小时,文化习惯差异就更不用说了。一进入这样的环境,所有的中国人就空前团结,实际上这团结还不只局限于中国,就连越南炒饭,都会被我们当作中餐来吃。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吃上一次水煮鱼,那绝对足够拨动所有人心底那根“家乡菜”的弦了。

小时候吃惯了的传统食物,几乎每一种都会让我流口水:元宵节的汤圆,清明节的鸡肉煎饼,端午节的粽子,中秋节的月饼,还有过年时无数的年茶饭…… 其实不止是这些,就是平日里的食物和果蔬,自从离开了家,都一直很难满足胃口,于是,记忆中的那种美味和依赖就发酵得愈加浓稠绵密了。这次终于忍不住了,一边是想满足口腹之欲,一边也是找点事来填充一下三天的假期,于是就决定自己动手包一次粽子。昨天采买准备,今天又折腾了大半天,终于在晚上吃到了思念已久的糯米红枣粽子,这味道我已经没什么可挑剔了,只可惜卖相并不好。

不包不知道,上海的粽叶也跟榆林很不一样,习惯了用细长条的,而南方的粽叶竟然长成粗短,而且也没有苇叶可以用来绑粽子。一直都觉得那条绑在粽叶上的绳子实在是太煞风景,于是就偷懒用了粽叶又包又绑,结果煮的时候果然严重变形…… 不过说实话,第一次自己搞完全部工序,最后还能吃到嘴里我就很满足啦。

困了,闲话打住,上两张王道吧,也算是纪念一下,端午节总算不用再怨念了,啥时候能做出来鸡肉煎饼,我就无憾了~

第一张:下锅前,还很规整的粽子们,也看得出绑得一点不紧实,都是粽叶太短啊太短……

动工前,粽子三宝:粽叶,糯米和红枣。

我以为

我以为我不是不努力,也不是不聪明,可事实告诉我,我还是不够努力,也不够聪明。

笨鸟应该先飞,可是如果明知是笨鸟,却还不肯学飞,那又当怎么办呢?结果必然是被猎杀、被淘汰。达尔文的伟大并不仅仅在于他总结出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而在于这个规则,几乎可以应用在所有的地方。

我是个外表非常随和,内心却极度倔强的人。随和的外在,迁就的是别人;倔强的内心,伤到的却是自己。一直自认为心地纯良而表里如一,其实大概是有些东西藏得太深,如若不是很了解我的人,便很难体会。

我知道,这世上的事皆有因果,倘若种下芝麻,那么便不应奢望收获西瓜,可是有几个人能仅仅活在自己的内心,而不用仰仗外界的青睐?

黑夜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却是人的天性。如果有谁更坚强,是不是仅仅因为他摔倒过更多次?

后记:这些只言片语,是有一次心情不好睡不着,索性趴在床上,用纸笔记录下来的,主要还是反思。现在应该可以平静地回顾那些事了,发出来与大家共勉。其实回顾过往的忧伤或愤怒,也是件很治愈的事情,那些让人夜不能寐的愁思,等到过了夜,基本上也就不再了。

乔迁之喜,乔迁之忧

      是的,我又搬家了。这是我第三次找房子了,想来却是最认真的一次。第一次找房子是赶在毕业前,那时候世纪大道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很挤的地铁换乘站,也完全不明白看房子到底是要看些什么,是在相当懵懂的状态下搬入一套两居室。虽有各种不满意,但懒于搬家,便也住了一年多。第二次找房子,是在时间紧迫又精神不济的状况下,当时想的只是赶快找个地方搬进去就好。仍旧在世纪大道觅得三室一厅中的一室,所幸房租并没有增加,但不尽如人意之处仍然比比皆是。要不怎么说我懒呢,边抱怨边度过了一年半的时光。至此,终于不得不面对第三场浩劫。

      不管从哪个方面说,这都应该是我最有组织有预谋的一次搬家,基本上提前两个月就开始谋划了,虽然我基本上还只是个行动的矮子,但心里却琢磨了挺不少的。一边找着房子,一边就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其实找房子跟找老公是一样的吧,事前你想得再多再细都不管用,等到面对现实的时候,你的蓝图就会被一点点敲碎,又被一点点重新构筑,这时你才会发现之前所谓的谋划是多么无力,所谓的底线根本就是没有底线,不管是愿意不愿意,重要的不重要的,一股脑都得打乱了重来,慢慢的,理想就被雕琢出了现实的样子。这时候才明白,最关键的并不是你想找什么样的,而是在某些时间某些地点出现在你面前的是什么房子和室友。本以为自己是掌控生杀大权的操刀人,绕着绕着,终于发现其实也不过就是棋盘上的一颗子儿,并且还是象棋,留给你能走的也就那么几步。最终,还是免不了要感叹缘分才是一切的主宰。

      毕业后一直都住在世纪大道,似乎是在坚持着一些什么,现在终于不用再坚持了。6月12号搬入新家,到今天刚巧两月,在这里住的日子拼拼凑凑也只有三周,而且下周又将远赴德国,那张迄今为止最大的床又要空置许久,让我屡屡怀疑搬家的意义。虽然在家的时间如此稀少,但我承认,我还是怀念世纪大道了,怀念一些三年多一直坚持的东西,同时我也深知,假若仍旧住在那里,那么我的抱怨也不会变少。人啊人,非要这样活着么。

工作三年(四)

      三年的光阴如水流过,有些事是与工作无关的,比如说:长大。不管如何度过,长大总是一件不可抵挡的事情,并且是默默地不可抵挡。一天过去了,一周过去了,一月过去了,也许都不会被察觉,可是,总有那么个时候,你会鬼使神差般突然回首,这一刻,你是否还能循着依稀的脚印辨认出来时方向?

      小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一年就像是永远,长大更是一件基本不用当作现实的事情,于是才催生了无数色彩斑斓的孩提梦想。然而,人越长大,时间似乎就过得越快。如果这种感觉可以用公式来表达,那么绝对是指数的。于是,就忽然明白,为什么只有长大的人才会喊出“不想长大”,那是因为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当然,这只是个笑话。可是你看,不管是过得好的过得坏的,已实现梦想的还是仍在奋斗的,只要提到过往,十有八九会马上变得深沉,更免不了一番长吁短叹。那么,究竟是什么,让人在回首往事的时候,总是显出几分怅惘呢。

      人们总会怀念,儿时的快乐来得特别简单,一丁点小事都能让一个孩子觉得他是最幸福的人。然而,请不要忽视,在那个快乐来得简单的年龄,悲伤也来得格外容易。回想小时候的伤心时刻,摔跤之类的皮肉之苦可能一顿饭的光景就被忘掉了,而那些始终盘桓不去的,大概是小动物的死去、东西被弄丢弄坏之类的事吧。一集动画片没看到,一本书被撕破,一把尺子被弄丢,一块糖被不小心掉到地上,一件玩具的报废,与亲人或朋友的短暂分离,都可能在小孩心里引起极大的波澜。我现在仍清楚地记得一些这类的伤心时刻。在小孩的心里,只有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件东西是最好最珍贵的,一旦它有损坏,被弄丢,那么,本来完美的一个小世界马上就坍塌了,这种损失是很难补偿的。

      然而,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经对这些损失都麻木了呢?东西旧了就丢掉,坏了就再买,亲人已不在身边,朋友也是聚少离多。所有这一切,我们都能够坦然面对,继续自己向前走,这种变化,就叫做长大吧。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为了适应周围和社会的一切,为了成为一个“正常人”,我们让自己习惯了承受一些损失和变化,但却没想到,当我们对痛苦变得麻木时,快乐也被挡在外面了。

      我们总会认为,一个心智成熟的人,更容易淡然面对坎坷;一个阅历丰富的人,更能够笑看云卷云舒。我无法揣度,当痛苦被看得很淡,那么幸福,是不是也就变得淡淡的了?若要大喜,就只能接受大悲么?

      似乎明白了,长大,就是学着释然,学着融入这个世界。倘若学得较慢,可能被说成幼稚,如果学得太快,那么便是老成。知识可以从书本上学会,可是成长这一课,却只能自己一遍遍练习。

工作三年(三)

      工作三年来,要说我学到了些什么东西,那么首先便是,不再轻易说羡慕了。工作以来,很多同学都会对我说羡慕,大致是因为有比较多的旅游机会吧。然而,身处其中的我,却深深地知道这件事情并不像看上去那般简单美好。假若是以前,我也很容易对其他事情产生羡慕的感觉,然而现在,我更多体会到的是,在那些看似令人羡慕的东西背后,也总藏着其他人未曾感受过的痛苦。

      就拿我的工作性质来说,不得不面对频繁的时间、地点、气候等各种因素的转换,当然也包括周围的人。时空错乱比较严重的时候,早上睁开眼便茫然不知身在何方。每次回到家首先要做的总是打扫卫生,可租房并不是用来打扫的,打扫也不该是为再次离开做准备。以前一直认为我睡觉很挑枕头,打从记事起就几乎没换过枕头,大学时也就把这只枕头抱来了上海,总觉得枕套上妈妈绣的卡通图案是最好的安眠剂。以前偶尔出门,其他都好说,总觉得最不能适应的就是枕头。可是现在,走过了天南地北,睡过了各种旅馆,却发现我似乎连各式各样的枕头都习惯了,有的还觉得挺舒服。看来,人是没有什么事情不能适应的。

      看到这里,是不是有人开始冒冷汗了。好吧,我承认我是有那么点夸张,不过小学老师就说过,夸张是一种修辞手法么。其实前面那些事情,虽然我可能有过纠结,但在这第四年开始的时候,已经从心理上接受了它们。真正让我比较计较的,是身体。也许不会一直都明显,但总有些时候,能够明白体会到这种生活方式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倒时差自不必说;长期吃馆子,总免不了凑合和垃圾食品;一再用中国娇生惯养的胃挑战各种稀奇古怪的饮食习惯;有时候,还不得不面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高压。等到这些因素慢慢积累,偶尔爆发出来的时候,自己都不会觉得意外,心里其实一直都知道,就是早晚的事。

      咳咳,一不小心又有点夸张了,我本不是想写成字字血声声泪的。不过,仍然得把剩下的话说了,在看似圆满的背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不圆满,那便是许许多多对亲朋好友的遗憾。很多重要时刻都不能分享,很多祝福都不能在第一时间送达,很多安慰都不能在最需要的时候给出,很多场合总是缺席,很多话题都是惋惜。当我在欧洲的版图上蹿下跳,与中国相隔的,不只是六七小时的时差和八千多公里的航线,更是一条无法逾越的感情鸿沟。有些遗憾还可以弥补,有些却不是那么简单。所以,请不要轻易说羡慕,正是因为这世界的不完美,才让人们永远都有可以追求的东西。如果你羡慕走南闯北的新奇和游山玩水的潇洒,那么你可能拥有美味营养的家常便饭,拥有和亲友共度的点滴快乐,拥有倍受呵护的心灵和身体,也拥有跟心爱的人厮守的日日夜夜。

      不知道是不是夸张得有点过,不过,请不要认为这是对我的工作或雇主的控诉。不管怎么说,这份工作和雇主都有一些可取之处,不然,也不会让像我这样的和比我更有为的年轻人汇聚一起,度过这样一段青春岁月。

工作三年(二)

      第二次到德国,就要开始准备考德国驾照了。德国是个练车的好地方,路况复杂规矩又多,而司机都有很好的教养,遇到我们这些第三世界来的二把刀,他们基本上都能及时让步。于是,虽然常常被鸣笛警告,却也不用太担心真会发生什么事故。重大事故虽然不多,小擦小碰却也不少,除了付给驾校老师的钱,相信大多数人都还交过另一种学费给租车公司吧。

      虽然是临时抱佛脚,却也顺利通过了德国的交规笔试,然而第一次路考却被考官毙掉了,想来这应该算是我的处女挂了吧,竟然挂在一个德国冷面考官的手里,真是不爽。那次在德国期间的主要活动似乎就是练车了,吃了晚饭就开着车在周边小镇瞎转,感觉却是越练越没信心,还好第二次遇到了不太较真的德国人,拿到了德国驾照。

      零九年在中国的日子除了平淡还是平淡,各个方面几乎都没有什么改变和进展,唯一的变化就是搬了一次家,出国前把房子退了,回来之后赶快新找。这次折腾得很厉害,光打包就让我有点发狂。回忆起来,还是很感激帮助我完成这件壮举的所有人。

      进入一零年的时候,我们由BASIS转到了ALM组,以旺姐姐也终于从代码中解脱,投入了不用做技术的队伍。第一次去德国我们同住的经历是被新奇和欢乐充满着的,而直到现在,我才仿佛明白了她以前对我说的“在德国的日子就像非常勿扰里的北海道”之中的意味。

      第三个年头又是在德国开始,算起来,这一年发生的事情最多了吧。先是“对什么都有sence”的小福离开了我们,去美国搞起了他热爱的学术;之后,布兰迪也按捺不住去瑞典读起书,也算圆了她怨念已久的一桩心愿;维尼、班长、师太和远子哥都先后走进婚姻殿堂,步入了人生的正轨;大卫作为新鲜血液来到了我们之中;猫妈刚有了儿子,正式开始“养育男孩”的征程。三年的时光已经流走,大家都有了这么大的变化,似乎只有我,还跟那时一样,仍旧住世纪大道,仍旧留披肩直发时而扎辫子,仍旧喜欢孩子气的衣服,仍旧把睡懒觉和回家作为理想,只是现在出差的次数变多了一些。

      三年来,我们的小组也一直在变,比较稳定的直接领导已经换到第三个,中间还有过两个名义上暂时的,不过我们人口流动却算是很低很低了。老米提过,他当初没料到三年之后还有这么多人仍旧留在这个组,做着开发的任务,其实我们之中的一些人也没料到。

工作三年

从今年四月一号开始,我已经结束了作为一个正式雇员的前三年,开始了在职场的第四个年头。说到“职场”,肯定有人要大跌眼镜了,因为不管是从别人对我的认识,还是我自己的心理状态,都很难讲我是真的在“职场”了。每次如果是扎着辫子去见同学,总会被认为还像个高中生。

时间总是这么不知不觉,却又飞快地往前跑,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就这样流走。当这个时间点逼近的时候,就有一股思绪开始在脑海里翻腾,现在,四月份也已接近尾声,看一眼日历,总不免要吃惊:原来又过了这么久啊!

零八年四月一日,到公司报道并正式入职。不像很多其他同事,我在入职之前,基本不知道这个工作是做什么的,更不知道会有如此长期和频繁的出差,对ERP软件,对SAP行业,对支持顾问这个职位的所有认识,都是从我进入公司之后才开始的。可能公司也知道我这种情况的存在,入职之后就是无比漫长的培训。每周五天,每天从早到晚的密集培训让我一下子回到了中学时代,高考之后就再也没有连续上过这么多课了。

结束了四个月的培训,八月份第一次飞往德国,这也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出发前一周竟然智齿发炎,那时才知道我已经长够了四颗智齿,也是来上海之后第一次去除了校医院的地方看病。到德国后,就认识了老米,对于新人来说,老米是个很好的老师和老板,虽然他对待工作有着变态的德国式严苛,但对人却又无比热情而谦逊,再配上他十分卡通的外形,丰富的面部表情和夸张的肢体语言,让我完全没有了最初的紧张与害羞,每天都肆无忌惮地用各种细枝末节的问题去烦他。现在却反过来,不得不接受他的认真挑剔和对细节的无止境追究。

在德国期间得知了力姐要出国读书的消息,没想到试用期还没满,就有人要离开了。回国之后一起吃了告别饭,之后就再也没再见过她了。回国后日子过得比较平静,也习惯了老米疯狂打电话的远程领导方式,主要的工作内容就是跟着老米写代码。本以为这份工作会让我学会出差,没想到却先学会了旅游。欧洲是穷游者的天堂,景点多距离短人又很友善,哪怕是我们这种初来乍到言语不通的外乡人,也总会受到很友好的对待。

直到过完年,零九年的三月初第一次去客户那边,也是我唯一一次以basis组员的身份拜访客户。那次的队伍非常壮大,任务也很重,即便是我日后在全无准备的情况下独自一人去北京,也再没有像那样熬夜赶工。虽然为赶活不得不吃了几次麦当劳,那次出差还是为我留下了很多美好开心的回忆。

回上海整休一周,第二次奔赴德国。由于德国房源紧缺,不得不先投宿旅馆。工作的第一年也便在德国的小镇悄悄结束了。

One Month in Beijing

       做了两年多的伪CoE之后,终于补上了非常重要的一课:去北京,并且一去就是一个月。之前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做点什么,但当这个机会真真切切砸到我头上的时候,着实让我傻眼了。就好像一个人本来每天都盼着天上能掉馅饼,但突然有一天他发现,天上掉的馅饼原来是会砸死人的,那么,如果是你,还会继续盼着掉馅饼么?

      可惜生活就是这样不完美,鱼和熊掌从来都是一道单选题。英语里有一句留传甚广的谚语:“Every coin has two sides. 每个硬币都有两个面”,差不多也是一个意思吧。这样的谚语常常被用来安慰人,可是,藏在它们背后的,不正是深深的绝望么?你看,虽然每个硬币都有两面,但可悲的是,你永远都不可能同时看到它的两个面,不管你怎么努力,折腾自己,折腾硬币,它都不会乖乖地将两面一起展现在你面前。当一枚硬币骄傲地宣称自己有两个面的时候,同时也向人们抛出了一道难题,人们被它的两个面诱惑着,面对一个面时,总会想要另一个,永不满足,等到终于无计可施精疲力竭,悟出了那个道理,也就只能望币兴叹了。

      英国人大概很喜欢硬币吧,不光发明了这句谚语,还让硬币在他们发明的一项运动——足球中充当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每场比赛开始前,当裁判将一枚硬币高高抛起,它便舞动着告诉所有人:我给了你们两种选择,但只会留下一种现实。听起来是不是有些残酷?但正是因为硬币如此严格地恪守这条规则,才成为很多人在不知所措时可以依赖的救命稻草。不知道英国的哲学里,是不是有对于硬币的研究呢?

      跑题跑了这么远,现在回到我的这趟出差吧。住一个月的酒店,光房费就比我两个月的工资还多了,还不算其他开销。现在终于庆幸公司为我办了一张额度很大的信用卡,否则我会付不起那比房费还要贵的押金。在认识这一点之后,顿时觉得自己就像是饭馆里端盘子的,别看是直接面对客户的人,但这道菜的真正价值,并不在于谁去端,怎样端,最重要的那些部分都藏在厨房里呢,一个跑堂传菜的怎么可能知道?于是,当一个端菜的人不知道自己手里端的是什么,也不算耸人听闻吧。

      正如你们猜到的,我就是这样捧着自己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出现在客户面前,并且当着他们的面掀开盖子。这时,我终于能说我有点知道里面是什么了,只是他们不会知道,我知道的其实跟他们一样多。

      事实告诉我们,信用卡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有了它,一个默默端盘子的无名氏就可以被推倒客户面前,摇身变为整套大餐的代言人。现代社会总是能把抽象价值以很夸张的方式加在物理价值之上,自从有了市场营销,有了经济学,我们的生活一下子多了多少美好的可能性啊!

PS:很庆幸能比计划早一周回来。端盘子也是件很费力的事情啊,三周一共瘦了五斤,貌似我的体重创历史新低了……

惨案啊惨案了

     德国驾照的第一次路考尝试今天正式以失败告终,最近中国人考驾照的挂率一直居高不下,我终于也充当了这个炮灰。

     一个惨案的背后,总是有一连串的错误决定,通常,位于错误链最末端的人就尤为不幸,必须承担所有的后果。我今天刚好就处于这个长串错误链的末端,更为不幸的是,我做出了最后一个,也是最为错误的一个决定,直接导致这一连串本可以被化解掉的错误瞬间演变成一桩路考失败的惨案。惨案就发生在正要上高速的左拐弯小路上,突然瞥见的黄灯和考官简短直白的“挂了”让我意识到:我被判定为闯红灯。闯红灯在德国考官眼里可是性质极其恶劣的行为,不把我挂了估计他都无法对上帝交待。不过既然他如此干脆地就把我挂了,我也是受到了一点打击的,于是便在拐过弯之后熄火了。反正也挂了,不差熄这一把火,反倒还见证了传说中“堵塞交通的熄火”,并且光荣地成为直接缔造者。

     不过,知道自己挂了之后再开高速真是非常顺畅啊,本以为考试时上高速会紧张,没想到连紧张的机会也没了,发挥这么好的时候竟然是考官已经不关心的时候,真是可惜。驾校老师托马斯安慰我说,如果不是前面那辆该死的车,你肯定过了。唉,可是一连串该死的车就偏偏出现在那个该死的时候,位于错误链的最末端就只能面对高失败率了,偏偏我还就被忽悠了,可见错误也是会传染的,时刻坚持正确立场不是件容易的事。大概托马斯看我实在太可怜,就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可这是个又高又壮并且还有大肚子的德国人,我觉得我就只是靠了一下他的肚子,貌似连腰都没怎么感觉到……

     德国人真是抠门啊,不就是考个驾照么,这么抠,难道说我拿了驾照出交通事故还是考官的责任不成。不过德国人也真大方,一给就给个终身的申根驾照,貌似德国人自己也为他们的驾照是终身的而自豪。相比之下,中国的驾照就完全是另一个风格了,虽然很容易拿到手,但却会过期,如果想一直持有驾照,必须不断接受审核才行。看来,得来太容易的东西,不光自己不会看重,给你这东西的人也不会完全相信,只是大家都别拆穿就好。

     既然德国人现在还不认为我有资格持有一张终身的申根驾照,那也只有再次尝试说服考官了。只要想想,一个考官一辈子也就为难你这一回,能不抓住机会么。只能希望下次我不要继续处于错误链的最末端,不过这个可能性实在比较小,那就只能希望我在最后关头做出正确决断,不要再让悲剧重演了,虽然现在看来,这个希望也不比第一个大到哪里去……

零八大盘点——转载自校内

我总是很慢啊,08年都过去这么多天了,才终于开始写这篇东西。

记得12月31号那天,独自在窗前看到世纪公园的焰火,心想大概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庆祝09年的到来,等着新年倒计时吧。那一刻突然觉得,我也许应该用自己的方式庆祝一下,奔去世纪公园倒计时不太现实,但至少可以静下心来认真回顾这逝去的一年,想想它都带给我什么,这样也算是对得起08年了吧。

仔细想想,这一年还是发生了不少事的,学生时代的结束,工作生涯的开始,今后几年也许不会面临如此剧烈的变化了吧。

08年初,还在忙着寻找出路,寒假回家时在西安玩了几天,就在回榆林前一天竟然接到通知让我参加上海的面试,后来在榆林街上,在家里,都被突然袭击。唉,谁让我总喜欢赖在家里呢。

过完年回到学校,继续开始为前途奔波,大概大四找工作的这段时间是我心情最差的时候吧。由于实习的eBay八点钟上班,这对于住在杨浦区的我来说简直是灾难,那段实习的时间,估计也是最累的时候了。不过这段生活还是带来了些好处的,从实习开始,我就变瘦了,瘦得我自己都能感觉得到,回家过年时大概稍又胖了些,但总还是比实习之前的时候要瘦吧,到现在我还仍然觉得没有达到实习前的水平。

三月二十几号,还在eBay上班,中午接到了SAP的offer,说来搞笑得很,由于前一天晚上刚收到它家拒信,因此我一听是SAP的,就问:是要电面吗?估计问得对方有点摸不着头脑吧。offer要求四月一号开始正式上班,oh my god,这个世界总是和我想的不一样。

于是,三月底自由了不到一个周,四月一号就又签了合同成了SAP的人,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入职培训。五月的考试让大家都很紧张,也很吃力,每天从早到晚的培训,一下子觉得自己回到了中学时光,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啃书。还好学校的毕业论文是五月底交,这就让我可以有一段时间完全脱离论文而钻到sap的世界中,直到通过了第一次考试,知道自己终于能在sap呆下去了,才又开始忙毕设和论文。说到这里,不得不感谢我导师的宽容精神,虽然她时常喜欢放我鸽子,但在最后这段时间里,她确实很少给我论文和答辩的压力。这段最混乱的时间里,还报了驾校的名,去学车,考驾照。从来没想过我会去开车,但是得知工作会去德国,而去德国又需要开车,所以就急着报了名,希望在出国之前能考出驾照来。每周一到两次的练习,那时让我觉得很累,天又非常热。如果早知道在第一次出国前那不到驾照,我应该不会在那段最混乱的时间开始学车的吧。

五月底还做了件影响颇大的事:签好了租房合同,六月起租。这样,在我完成答辩后,就于六月中旬正式搬出住了四年的寝室,搬到世纪大道,开始了脱离学校的生活。毕业的季节,毕业典礼,毕业餐,总是让人伤感。回顾大四,我更觉得伤感,以前总以为大四会很自由,很轻松,可以不用上课,随意出去旅游,窝在寝室睡懒觉,还可以和同学一起疯狂腐败,但没想到,我的大四竟然过的如此狼狈,别说出去玩,就连睡个懒觉的最低要求也很少能够实现。从大三暑假开始,就不知不觉走上了一条漫漫减肥路。上班,是我整个大四从未摆脱的怨念。

七月份,彻底摆脱了学生的身份,刚松了口气,心想我的生活总算要变得简单了,就接到了八月三号飞德国的通知。说实话,在听到这个消息的一刹那,我打心底里希望它不是真的,同行的人中,也许只有我有如此的抵触心理吧。以前没坐过飞机,更没出过国,但不知怎么的,对德国并没什么向往,只是因为派我去,那就去吧。也许我那时真的就只想好好歇歇。

八月三号从上海出发去德国,九月二十七号回到上海,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在德国度过,感觉有点像回到了学校时光,大家住在一起,每天一起上班,一起回家,一起出去旅游,一起消磨空闲时光。这种特殊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也让我们同事间的关系和其他公司里的有点不同吧。第一次到了地球的另一边,走到这么远,这么不同的地方,不用说,我确实开了眼界,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就是在这两个月里,终于接触到了我工作的本质,在和蔼的德国老板的手把手教导下,一点点学习着。

十月份终于回到了可爱的祖国,刚好遇到十一假期,就先回了趟家。在国外两个月,让我们都更珍惜了些在上海的生活。十月份开始,做回了普通的上班族,每天朝九晚六的生活,挤地铁,坐办公室,每天忙忙碌碌,周末偶尔回学校怀怀旧,时间就这么匆匆跑到了年底。十二月份终于拿到了驾照,前前后后拖了这么久,总算有了结果。告别了练车的日子,下一次开车,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盘点到此结束吧,第一次这样完整地回忆我的08年,发现记忆的确像潮水一样,一旦打开闸门就不受控制,左冲右撞,自己都不会料到一篇盘点竟会写了这么久。不过当这一年的画卷终于到了尾声时,心中不免升起一丝轻松,这样可以给零八年一个交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