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本性是八卦

      如上图。

      闲来无事,翻翻以前的日志,赫然发现此篇日志的分享数竟然为三,这个让我实在难以理解,这篇东西完全是冲动之下的牢骚话,要是稍微换个心情,我应该也不会把它放在网上了,这么赤果果的自曝帖在我的日志里绝对是个另类,为什么它却会这么有市场呢?

      无奈校内不提供分享详情,我也无法知道是谁在为它的传播推波助澜。不过,我并不是想人肉这几位分享人,除去分享不看,单单是两百多的阅读人次,也绝对傲视我的其他日志了。就连那“厚积薄发”的吐血之作“工作三年系列”也无法和这样一篇大龄未嫁女的小骚文相比,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看来,人之本性,是热爱八卦的啊。

      这下子豁然开朗了,娱乐新闻播八卦、当红明星炒八卦,恐怕不是庸俗无聊之作,而是合乎天意、顺应民心的科学手段。一不小心,我就验证了一条定律。

不得不说的编后话:

      截图是校内上的,日志访问情况也是校内的统计。本着做个备份的心态,还是在这里贴一贴吧。编后话有删改。

山上有座庙

俺在梦里出去玩的话,老是去庙里。取景大概是灵隐寺,普陀山或者鼋头渚。反正就是有时在山上有时在水里,占地面积极大的皇家寺庙。。。
昨天晚上又去了。。。和小萌萌还有我妹自驾游。。。萌萌开车。。。
去的时候,萌萌说,凭他的方位感,横穿这个铁路是近路,然后我们就在被火车撞上前,越过了铁轨,速度到达了目的地。萌萌好厉害。
然后回来的时候,萌萌又说,凭他的方位感,穿过这个山洞是个更近的路,乘客表示很信任司机的方位感。然后我们就开进了黑漆漆的山洞。然后就掉下去了-0-。山洞里面有地铁。。。而且挖的还好深好深,大概有上百米。司机技术很好的安全着陆灭有翻车。还停在了铁轨边上的一小块空地上。
我们掉下来的动静,惊动了在洞里扫地的几个和尚大妈。别问我为啥大妈可以当和尚。大妈们表示这个山洞也归山上的庙里管。
我们内部讨论了一下,如果跟着大妈们走楼梯上去,把车扔在这里,sixt的保险估计cover不了。。。
然后我们后面的时间都用来纠结怎么把这个车弄上去。。。

最后在大妈们的建议下,我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把萌萌留在庙里修成正果,再用无边法力把车子拿上来。
大妈们还说,如果加十块钱钱,在修炼过程中用会放电的机器辅佐,加上有慧根的话,可以速成正果。

愿望清单

在老死前想要做的事情:
1,想要滑翔伞的license,然后背着装备爬山,去一个一个美丽的山头跳伞。
2,想要去非洲拍小动物。比如蒙哥直立的样子。。。
3,想和梅西做好朋友,一起打实况。。。
4,想要一条小狗,会卖萌的那种。。。或者不鸟我的那种。。。
5,想要画画
6,想学会西班牙语。
7,想在墨西哥生活。
8,想要有一个很默契的桥牌搭档,和我一起去百慕大。
9,想要开帆船出海
10,想做美女

明年来检查有几个勾勾可以打,然后有没有新愿望。。。

趣事一则

已然是发生在前天的事情了,想来还是很好笑,随手记下。

话说那天下午,正值上班时间,我便如平常或危坐或摊躺在椅子里对着双屏敲键盘,突然收到某人消息:老板传结婚照了!在开心网上!

这可是件大事情,一定要去围观啊。这时才发现,好友到用时方恨少,没加过老板怎么办呢,那就马上加吧。于是乎搜了老板大名,发送了交友请求,发完顺便点到她的主页,这一点不要紧,一片空白的页面中唯有签名档无比醒目:凡事要趁早!

立马乐了,老板不愧是老板,这简直就是诸葛亮跟鲁迅的结合体啊。受教之余截图留念:

书神的书单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8/reading-list-of-reading-lord/

曼迪大爷当当折扣券大限将至,故问余有何所求,转询书神,得其所需书单如下:

一种幻想的未来文明及其不满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046771&ref=search-1-pub

公正—该如何做是好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97822&ref=search-1-pub

罗马帝国衰亡史(全二册)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985599&ref=search-1-pub

发展转型之路—中国与东欧的不同历程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331439&ref=search-1-pub

改造传统农业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60478&ref=search-1-pub

西藏生死书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3526&ref=search-1-pub

论经济学和经济学家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915673&ref=search-1-pub

曼迪大爷阅毕书单,反应如下:

Li, Mandy [10:47]:
你看书风格还真多变
Li, Mandy [10:48]:
竟然是区域购买,说明这个书很冷门
Li, Mandy [10:52]:
为毛要买改造传统农业
Ye, Joe [10:52]:
╮(╯▽╰)╭不是我要看的
Li, Mandy [10:53]:
恩,看你也不像看这个的

Li, Mandy [10:59]:
现在当当为我推荐的书都变了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这本是孙经理的名言,可是我又一次后知后觉,直到他离开我们,才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这简单语句中所包含的切肤之痛。

去年夏天,在北京,我感到自己是个端盘子的,捧着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各种菜肴出现在客户面前。今年夏天,还是在北京,我觉得自己是个演员,穿梭于台前幕后,往返于故事和现实,有时候,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哪些是剧本中安排好的桥段,哪些又是临场发生的状况。时间流逝了一年,现在想来,我工作上最不开心的一段时光应该正是去年五六月份。去年夏天在北京的出差就像是一条高耸的分水岭,之后突然发生了很多变化,当然,大多数也还是我无法控制的。

其实现在写这篇东西有点过时了,这些想法七月份的时候就在我脑海中翻腾,只是那时没闲或是没心情理会。一晃就过去了一个多月,有些想法已经沉淀,有些感情已经淡去,再提笔已经不是那么回事了,不过,我还是想把它们记录下来,哪怕仅仅作为一种凭吊,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一些新的思绪在我脑中翻江倒海,把这些旧的都赶到九霄云外去了呢。

以前一直开玩笑用干一行,恨一行来描述我对电脑这玩意儿的复杂感情(当然主要还是不待见)。现在却很惊讶地感觉到,干了这一行,竟然也可以让我对很多其他行当都失去好感,比如说演员,比如说主持人。演员已经被讨论够多,主持人也越来越好地融入娱乐圈了。仔细想想,似乎还真有不少工作,都需要具有娱乐圈的精神,比如说暗里背台词,明里撑台面;比如说穿衣打扮语言动作都按规矩来;比如说台前神采飞扬笑容可掬,幕后萎靡不振牢骚满腹。我不知道每天有多少人在宣传自己不相信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讲得多了,自己就会首先相信?

其实这些事情,本也没什么,虽然我得出了自己不适合的结论,但我还是相信,有人是真心喜欢表演喜欢主持喜欢娱乐业的,就算不是真心喜欢,只是作为一份谋生的职业,那也无可厚非。虽然我基本上说不清自己的理想,却仍旧是个很理想化的人,我只是记录一些很理想的想法,并不想要评判或证明什么。

古语有云: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年头,女的两个都怕啊。

人心不足

      最近有一个习惯,心情差的时候就去看于娟的博客。无从知道别人是如何看待于娟的,于我,这确是一副难得的良药。今天又习惯性地打开她的页面,随意浏览一番,脑中却突然跳出一股疑问,为什么围观别人的悲苦就能抵消自己的不快呢,这绝不是幸灾乐祸那么简单。

      看着她怀揣大智大勇大善,闯荡一条坎坷崎岖且布满明枪暗箭的不归路,我的心情就会变的很沉很重,但是这种沉重,已经超出我的经历,跳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在那里,人们直面挫折,承受苦难,谈论生与死。于娟是个三十出头的女博士,两岁孩子的母亲,因乳腺癌辞世不久。我还没有结婚生子,与她相比,也许我对这个世界的留恋还要少些,但假若离开,我的遗憾也会更多些吧。阅读那些沉甸甸的文字,想象一个人如何在通向鬼门关的路上披荆斩棘,虽然沉重,却也能够获得一种超脱的平静,这种平静完全是由于我并未身在苦难之中,而又窥到了苦难的一角,掀起这一角面纱的,正是那些由生命铸就的文字。

      归根结底,人是一种生活在比较中的群居动物,只有看到别人更大的悲剧,才能够忘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小悲剧。同时,人又是永不满足追逐欲望的动物,只有看到别人失去一切,才会驻足回头,审视自己的所有。就是这一忘记加一驻足,便获得了一种独特的平静。

      这地球上群居动物有很多,但如人类这般有着无法满足的欲望和永不停止的追求的物种应该很少吧,除了让人类极端头大的癌细胞类生物,以及老鼠蟑螂类小害虫,再大一点的恐怕也就找不出了。进化到哺乳动物的种族们,或是疲于觅食,或是吃饱了就睡觉晒太阳,大概不会有追求更高级享受的。不知道是因为人类贪婪才统治地球,还是因为统治了地球所以进化得如此贪婪,不论如何,人类都在以自己的贪婪挑战地球的极限,也许同时也在为老鼠统治地球打基础吧。

What a lie

今天小朋友跑来献殷勤,对着俺在电脑前忙碌的背影说,你年纪越大越漂亮了。

年纪大这几个字有点刺耳,于是俺漫不经心的说,今天有个帅哥跟我和姥姥讲,you have nothing but beauty.

小朋友立刻被击倒,弹出一米远倒在沙发上。

好大劲才爬起来说:what a lie!!!

俺一耸肩膀,回头继续上网。。。。

随笔五

照例,扯些做服务时碰到的些趣事囧事糗事无聊事,看过就算了。

(一)自制力

到客户现场前一天晚上,终于见到了TL和另一个超级发福的澳洲女同事J。瘦小的华人TL站在J大姐旁边,显得老了许多。我们商定好吃晚饭地地点,只是穿过一条马路再走上三四百米的一家韩国料理店,这个姐姐走两步就喘一口气,差点一个绿灯没走完人行横道。由于码子太大,我们找到一个四人两排的座位时,我和TL非常主动地坐在了同一侧。

我们正点菜,服务员送上来小菜和一盘蔬菜煎饼。我们还没看到,J已经拿起筷子用很不地道地拿法戳起一块饼往嘴里送。

点饮料,其他所有人都喝水,J姐姐振臂一呼,Beer,Korean Beer!

其实看着J大姐挺难受的,各种姿势都不舒服,吃了碗辣的炒面就直流汗,满面红光像是正在酒桌上谈业务的女厂长。她这时会很自然地往后靠到椅背上,以很快的频率把她一头金黄的长发往后面快速地捋过去——太热了。

吃完饭,听说另外两个同事TQM——B和EA——P正在酒店大堂的bar喝酒,于是过去碰个头。乖乖,一看又是两个有福气的人。B还好,也就是怀孕七八个月那种大小。P已经到了身体的其他突出部位在中心的极度膨胀下渐渐开始陷进去的阶段了。我和P握手的当儿,非常明显地感觉到这双小手是多么的软和。虚长的肉和老年的皮肤包裹起来,让我很难相信这样如何能正常地生活。

话不多说,站了不到两分钟,B、P二人邀请我们三个加入共饮。我和TL坐下分别要了杯水,J姐姐镇定地又来了一大杯啤酒。桌上放着一敞口瓶的小吃,花生米小饼干什么的,B、P和J很快进进出出,啤酒像是灌溉干旱的土地那样被从他们的嘴里灌进去,连个泡都不会冒一下。这一度让我想起小时候,妈妈教我如何清洗猪肚和猪肺,找准食管的入口,用一个勺不断地往里面充水,充一去一勺就在肚肺上拍打几下,让水充分流淌到细小的血管里,然后继续加水,直到撑到很大很大,然后放水,重复…

不过他们估计不会有放水的机会。那个晚上他们带着他们脆弱的自制力,融化在了酒精和食物里。

(二)原来系统可以这样用

之前一天B给我普及服务的背景,之前七年,客户的系统没做任何大的更新。这次事关是否会继续使用SAP和服务,很重要。

第二天开始和客户谈话。Kick-off的时候,得知项目的第一阶段已经上线,第二阶段两周后上线。第三阶段半年后上线。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惊讶于为什么谈话类服务会放在这样一个尴尬的时间点,后来听到的介绍让我增长了见识。

“项目的第一个阶段已经在三月份上线,系统共有7个用户。第二阶段马上就要上线,用户数目会增加到20个到30个……”

7个用户…

后来通过访谈,我愉快地了解到整个CRM系统的三大核心场景无一被用到。没有销售,没有服务,没有市场。他们用workflow实现了一个案件管理系统——一个大学里也会有勇气尝试用C#实现的系统。

两三周之前还听说某国内大型国字号客户,其实系统里什么都没实施。很明显,某些企业里,我们的产品被当做是政治指标式地买了却没能好好用是不争的事实。不过,我这次看到的是一个很认真的客户,拥有一个人数不少的团队(起码二三十人),按照很严格的项目实施方法论,在做这样一个实施。

心里顿时冒出了好几句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SAP广告做的好,不如销售嘴巴忽悠来的妙。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三)澳洲屁股和德国脑袋

其实就是尸位素餐的P和另外一个德国同事K之间的PK而已,不过可悲地发现能在澳洲屁股和德国脑袋中间存活下来的话,还是得用上国人推崇的厚黑学。

P在服务的前几天一声不吭,TL今天中午吃完饭单独和我还有K喝咖啡的时候低声和我说起这个P。这个人出了名的P事多,呵呵不然怎么叫P呢。啥都不会,就会wording。你们写issue的时候小心点……K笑笑不语。

下午TL几乎是催促着把我们所有人的issue都催齐了,然后急吼拉吼地conf call里review一遍,意思相当明显——要早点扔给B和P去wording去,好有充分的时间在正式wrap-up前搞定。轮到K的issue时,B先出来打头阵,说这个我正在看,我和K要私下讨论,先跳过吧。往后面说,又一个issue,TL说这个B已经review过了,P突然打断,“我正在看这个!”,TL补充了一遍说B已经看过了,P跳了起来,说,“我没有看过!”

后来…K和我坐在一旁等B和P过slides,过了一会儿B战战兢兢跑出来跟K说,你这个某某issue,“P is not happy with that.”K作为德国人的本性爆发了,说这个issue肯定是应该这么写的,我们不可能改成假装它不是这样发生着一样。B呆掉了,重复说这个P很不happy,你再考虑考虑之类的。K坚持了一阵,说,他要是不happy的话,我很乐意把这个issue去掉。按照他的说法改是不可能的。

B进屋和P交流。TL赶紧过来圆场。K消消气之后自己收拾东西离开。小屋子里传来P大声爆粗的声音,TL赶紧过去圆场again。我默默地收拾好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开了。

从来没见过这样主动要事的EA,他的屁股长在了客户的办公椅上。脑袋想着怎么讨一堆客户的人喜欢。

B的屁股在P的地盘上,脑袋里想着怎么讨P喜欢。K的脑袋长在脖子上,只想着自己下个星期的休假了。

TL的屁股和脑袋都别在腰上,即使在这边的江湖漂了这些年,我也没见着哪怕有半只脚站稳在了舞台上。

我呢?我的脑袋往下这么一低,看见屁股正贴在红黑相间有点烫的一块坐垫上。

撒花欢迎骚与影的第4位作者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8/wel-zing/

让我们撒花欢迎骚与影的第四位作者 ZING 入住!ZING同学一直以来是我国著名的摄影专家,旅游专家,吐槽专家(很想加一句xx独家开博这种)。

ZING同学是鄙人近年来最频密的旅伴,鄙人有幸陪同其出访了德国、瑞士、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捷克、葡萄牙、冰岛、挪威等国。ZING同学作为单反帝,为这些旅程留下了高分辨率高画质高景深的美好记忆。本人的游记早已荒废,而ZING同学仍然笔耕不辍,她的加入大大丰富了骚与影的游记单元。其文笔真诚幽默,不仅有忠实的旅行记录,令读者身临其境,也间或抒发旅行中真诚的人生感悟,是居家旅行必备的远比Lonely Planet更有情怀的实用资料和心灵鸡汤,欢迎大家惠顾。

例文推荐:《EMEA 2008-2010》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4/emea-2008-2010/

ZING同学还是日影日剧的集大成者,她的加入弥补了本站日本影视文章的空白,同时也不乏对库布里克的理解这样的雄文,欢迎大家惠顾。

ZING同学也时常对流行音乐发表见解,这也填补了本站音乐评论文章的极度匮乏,欢迎大家惠顾。

另外,ZING同学的随笔,字字珠玑,不仅有些许摄影名篇,我更看到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一段段美好往事历历在目,一曲曲悲欢离合如影随形。不贫嘴的,她的文风睿智风趣,冷静低调,真诚朴实,令人爱不释手。试举两例名篇,这两篇只是随机抽取,不是个中翘楚,欢迎大家惠顾:

《单反路上的烧与骚》 http://www.saoyuying.com/2010/08/slr-burn-and-show/

《[毕业文艺痛|慎入] Flavor of Life》 http://www.saoyuying.com/2008/04/graduate-flavor-of-life/

大家现在去骚与影首页右方看ZING同学亮瞎你的氪金眼的非主流文艺照一张!点击看大图!

出来的就是ZING同学的全部文章。欢迎大家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