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的nikko hotel

上个礼拜tl就发信说,tqm推荐定nikko hotel,大家都定这个吧,方便。射手B姐姐一直拖到上飞机前一天,去hotelbooker定。hotelbooker有个好处,会把现在这个 hotel available的最便宜的房间列在首位。一直很为公司省钱的姐姐我,就毫不犹豫的选了第一个。

昨天check in的时候,前台小姐说,我定的房间不是在这里checkin的。。。小心虚一下,定最便宜的房间就是被歧视啊,都不让在大厅check in。

还好有帅哥服务生帮我提行李。

到四十楼check in。。。这个hotel还挺周到的,check in的时候有大沙发坐,还有帅哥端茶送水。。。

最后给了我一个43楼的房间,这个hotel一共43楼。是不是自从911之后,顶楼的房间都没有人要住了。

刚刚端茶送水的帅哥还帮我把行李送到房间,这个服务很多hotel都有。。。

但是他进了房间之后还很周到的帮我调空调的温度,教我用各种开关。。。

临走还问了两遍还有什么需要哇,才依依不舍的带上门。

姐姐心里感叹啊,墨西哥这种人力成本低的地方,服务就是好啊。

早上洗澡,发现浴室里面的沐浴液,香皂,还有润肤露都是BVLGARI的。心里不屑,越是发展中国家越是喜欢排场。。。但是开始有隐约的违和感。。。

下去吃早饭,早餐很丰盛,没有碰到其他同事。

后来出发前在lobby碰到了tl,拿着纸杯的咖啡和一个牛角面包。。。我惊讶说,为什么不来餐厅吃早饭啊??

然后被告知。。。40楼的餐厅是只有最高三层的行政套房才可以去免费吃早饭的。。。瀑布汗。。。

一核对,发现我定的房间严重超标了。。。TL安慰我说,这个礼拜五河马要来视察,估计会和你住一楼。。。

虎躯一震,暗暗决定,礼拜五不去吃早饭了。。。

刚刚又看到昨天的帅哥服务生,突然懂了他昨天依依不舍的眼神—没给小费啊。。。肯定被当成为富不仁了。。。

其实一般俺不是这么白目的。。。由此可见12个小时的飞机是很杀脑细胞的。。。

今天给客户调performance的时候特别卖力,怎么也得把hotel的value给做出来啊。。。

神仙飘过

某天坐车出游,副驾座上百无聊赖的姐姐我开始作。
“do you think i am also loved by god?”
司机用力点头:“yes!”
“even i do not believe in him?”
“yes,he loves every one.”
“even the evil ones?”
“yes, even the evil ones.”
阳光照耀着小朋友的一脸虔诚,反射出某种奇特的光辉。俺脑子里面居然飘过,神的感召这种字眼。。。

在纠结,不安,感到孤独的时候,回想这段对话奇特的可以治愈。
即使没有人喜欢了,即使自我厌恶了,还是有一双智慧又慈爱的眼睛在身后。充满包容,理解和爱。永远不是一个人呢。
无神论姐姐我,为什么还是可以从这种教徒式的精神体验中获得力量?
神无论是不是存在,神性在每个人的灵魂里面。
当我们能暂时从躯壳中逃离,用他的眼光来看世界。然后就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看到更远的地方。于是有了宽容和慈悲。而自身的那些小纠结和小烦恼也可以放下了。。。

以上文字写在12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中。。。

我的影评日记:《单身男女》

发现事后和某小白的讨论很适合拿来当观后感,就贴过来了。
单身男女Don’t Go Breaking My Heart

maoguangfeng: 看完了
这个是拼谁的求婚牛妈
某小白: 呵呵
maoguangfeng: 我觉得女猪脚还是喜欢古天乐
不过选了一个靠谱的结婚
某小白: 明显嘛
理性与感性的选择
maoguangfeng: 我还是会选古天乐
某小白: 要嫁还是嫁个爱自己的
maoguangfeng: 两个男人都爱你的
某小白: 浪子回头我也会接受的
maoguangfeng: 呵呵,古天乐浪子回头了呀
某小白: 是呀
maoguangfeng: 对这种浪子来说,能求婚已经说明很有诚意了
某小白: 是呀
我一开始以为会接受古呢
古多可爱呀
maoguangfeng: 对的
我也明显倾向古天乐
某小白: 有情趣
maoguangfeng: 恩
关键是两个人感觉心灵更接近
某小白: 他最大的问题是下半身思考
不过后来好像也纠正了
所以当然嫁他罗
maoguangfeng: 不过这种纠正是临时的
某小白: 呵呵
maoguangfeng: 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发作的
某小白: 也许不会呢
maoguangfeng: 肯定会的
某小白: 看你管不管得住罗
或者在不在意罗
maoguangfeng: 用管是没有用的
某小白: 管指精神上
maoguangfeng: 好吧,这么说着说着,我觉得我还是选小吴吧
某小白: 。。。。。。。。
maoguangfeng: 精神上更加管不住
这种男人心思太活络了
某小白: 精神上管就是让他保持对你的新鲜感
maoguangfeng: 天真
某小白: 呵呵,所以女人都喜欢呀
maoguangfeng: 时间久了,就是会喜欢别的类型的
某小白: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我觉得古能喜欢她那么久,有别于花花公子
maoguangfeng: 就像张爱玲拴不住胡兰成
某小白: 古天乐说不定演的是射手座
maoguangfeng: 哈哈哈哈
不要歧视射手
某小白: 不是歧视
射手就是这样
maoguangfeng: 射手其实很念旧的
某小白: 韦小宝
maoguangfeng: 喜信都不厌旧
某小白: 就是韦小宝呀

我的影评日记:《马丘卡》

这部智利电影,是本周末的意外惊喜。
在周日晚上十点的时候突然想看电影了,这部不到两个钟头的电影,时间正合适,打开来看了。原本只是想看看正太,然后好去做个美梦睡觉觉。没想到会被shock到。
故事发生的大背景是1973年的智利政变。当时是智利敏感词党执政的第三年。国内处于阶级矛盾激化的状态。说的笼统一点就是富人和穷人的矛盾,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那一年,陆军司令奥夫斯托发动军人政变推翻了敏感词,然后开始了长达17年的军人独裁统治。
这个是个很大的题材。电影选取了一个巧妙的视角一个穷孩子和富二代的友谊。
导演讲故事的技巧高超,擅长使用不经意的细节交代背景,而不打断故事的讲述。
片子开头,富二代冈萨罗小朋友,陪妈妈一起去黑市买日用品。这个暗示了当时智利的经济状况混乱,局势紧张,以至于日用品要去黑市购买了。这个其实也说明了敏感词党执政,确有不当之处。
中间有个出彩的细节。冈萨罗小朋友陪他的穷人朋友machuca和sylvia去卖旗。左翼支持者游行的时候卖左翼的旗,右翼支持者游行的时候去卖右翼的旗。看起来好像是全无信仰,唯利是图的。但是当右翼队伍边走边跳的喊–如果你不是敏感词,你就跳起来–的时候,sylvia却拒绝跟着一起跳。这个表明了立场。穷人是站在敏感词那边的。这个为后面政变之后,整个贫民区被军队扫荡,sylvia被杀埋下了伏笔。
还有一面标语墙在电影中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反对内战”;第二次“反对”两个字被喷漆模糊了,只剩下“内战”;第三次的时候,墙重新被粉刷过了,所有的标语都被盖住了。这个分别点出了故事中的时间点:内战前夕,内战中,内战后的独裁期。
电影里面,用几次冲突了很好的表现了不同政党所代表的阶级之间的冲突。
第一次是在学校里面。这些贵族家长们,对于校长免费招收贫民区的孩子来这个贵族学校念书表示不满。校长因为同情穷人,被直接指为马克思主义者。
第二次是在右翼游行队伍中,sylvia和贵妇们发生了争执。
第三次,machuca的醉鬼爸爸,对machuca交的这个贵族朋友表示不屑。
他说:“现在你们是朋友。五年后,他在读大学,你在打扫厕所。十年后他在他爸爸的公司工作,你继续打扫厕所。十五年后,他可能已经拥有了他爸爸的公司,你还是在打扫厕所。”
Sylvia对冈萨雷说:醉鬼和孩子说的都是真话。
表示了她对这个看法的认同。

这段醉话很好的体现了当时的阶级矛盾。首先,贫富差距是巨大的。其次,穷人改变命运的机会是很少的,即使machuca有机会和冈萨罗在一个学校读书。再次,因为前两条导致的,穷人的绝望和希望改变命运的强烈欲望,这个很有力的说明了,敏感词党当时获得如是多支持的原因。

片子的最后,冈萨罗因为担心他的朋友,跑去了贫民区。看到了正在扫荡贫民区的军队开枪打死了sylvia。一个军人正要把误闯进来的冈萨罗一起带走。富二代说了一句话就脱身了,他说,你看看我穿的衣服。
片子的最后,富二代骑着自行车逃出了贫民区,回头看到被军队制服的machuca也正望着他。两个人的友谊就这样结束了。
冈萨罗小朋友,因为最初的那点善意和好感去建立起来的友谊,就这么结束了。
阶级的鸿沟横在那里,不可跨越。我们可以预见,两个孩子的命运真的就会如那段醉话所说的那样发展下去。

你死我活

小学自然课上,老师讲了自然界生物之间的各种关系。。。竞争,捕食,共生,寄生。。。等等。。。
然后老师问,小朋友们,你们说,最残酷的是哪种?
小朋友们异口同声自信满满的回答,捕食~~~
老师笑了,其实最残酷的是竞争。
捕食关系中,两者是制约关系。比如草原上的狼,如果主要以兔子为食物,那么兔子数量减少的话,狼的数量必然减少。
而竞争关系是排斥关系,是你死我活的。

今天给我的鱼缸换水。某人因为懒惰,把理论上两个星期换一次水,慢慢拖拉成一个月换一次水。今天换水的时候赫然发现,原来到处都是的黑色苔藓被压缩到了小角落,现在是一种绿色的丝状苔藓占领了水族箱。
于是想到了小学自然课上,老师的话。

当资源供不应求的时候,竞争是一种很自然的分配方式。保证了有限的资源向优势团体流动。对自然界来说,大致是好事。因为好的基因可以survive下来,可以被传递下去。

但是竞争存在的意义,大前提就是资源不足。
在竞争被强化到潜意识中的今天,我们如果跳出来看看,会发现,这个竞争的系统,让本来足够的资源变成了不足,把不足的资源变成奇缺。

某大侠曾经跟我说,过度竞争的环境下,人们为了获得安全感,必须保持在竞争中的优势,就会倾向去占有比自己需要的更多的资源,从而导致了资源的进一步紧缺。。。这个是个恶性循环。。。

比如每个家庭只要一套房子,但是有余力的总想去投资第二套。。。

所以,从另一个方向来考虑,抑制过度竞争的方式,就是给大家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需要全方位的去建立,社保,医疗,教育,法制,政体。。。

为什么德国是个easy模式。。。
因为大家不会去拼命,不会去试图占有更多自己实际需要的东西。当你从这种紧迫感中解放出来的时候,就可以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而不是被逼参与这种盲目的竞争。

我曾经和德国朋友算过一笔账,大体就是买房比租房是划算的。
德国人基本没有听进去,他们固执的说,买了一个房子,就要在一个地方定下来了。为什么要这么早把自己困在一个地方?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说法可以驳斥他们,但是却不想开口了。不买房子,是一种不为外物所累的状态。

在一个你可以安心生活的地方,会变成累赘的外物,不是越少越好吗?

《绿区》

固定链接: http://www.fatdudu.com/2011/05/green-zone/

马特·戴蒙近来时常出演带有鲜明政治观点的电影,并且其左翼倾向明显,无论是《监守自盗》还是这部在HBO上看到的《绿区》。“绿区”指的是美军在巴格达划定的安全区域,而这部电影可以说是一部带有阴谋论色彩的伊拉克题材战争片。

影片品质合格,剧情紧凑,有悬疑和政治成分,巷战还算精彩,镜头也还可以,但也都谈不上特别出众。其宗旨是揭露美国入侵伊拉克的理由是基于自己捏造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之上的。电影对伊拉克人的生存状态也进行了一点探讨,但不深入。

唯一让我比较有感触的是,片中对待角色身亡的冷静态度。它既不像无脑动作片中死掉的人宛如蚂蚁一般不值一提,也不像苦逼电影里殉情的情侣那般大肆渲染。比如那个和马特·戴蒙一直对着干的特种兵队长,他的遇袭身亡是那样的迅速简短,展现一个生命惨痛的终结,没有人为他扼腕。但镜头又十分冷静克制,不煽情,这样带来了相当不错的效果。

7分。

德国版越狱

今天和德国人午饭,今日热门是上周末wiesloch监狱里面某囚犯越狱。
此人是个连环杀手。一共杀过三个出租车司机,强奸了两名妇女。
然后被关到wiesloch重犯监狱。

他每天有一个钟头的放风时间。
就在上周日的那一个钟头时间里面,他先是成功的打开了手铐。。。脚链。。。然后拆下厕所的门当梯子,翻出了监狱。。。

之后德国警方出动了大量的警车,直升机。。。围追堵截。。。
此人偷了一个自行车(德国的自行车大家都不锁的。。。)
骑车逃跑途中被发现。。。

然后德国人讨论了一下德国的囚犯生活,觉得对他们太nice了。。。
有电视机,有健身房。。。
因为之前有囚犯complain隐私权被侵犯。。。所以现在囚犯都有每人一个单间住。。。

想起大学里面曾经7个人一个的宿舍。。。内牛满面。。。
easy模式里面做个囚犯都那么爽。。。

体重即将失控

“你又胖了!”我站到酒店的体重秤上的时候,脑子里总有个声音伴随着最后那个跳动的数字在咆哮。

回国三个星期不到,吃过本帮菜2次,湘菜4+次,泰国菜1次,川菜/烤鱼什么的2次,云南菜1次。平时上班每天都是一群人点若干小炒,每每都狂吃米饭和肉片,在德国两个多月其实也没感觉怎么被憋坏啊,怎么一回国就这么不知收敛了…

肚子是越来越大。中午顶着骄阳在联想楼下散步的时候,我跟蓉儿说,胖子的末日要来了。1也赶紧劝我,你要赶紧减肥了!虽然说起来从本周一算是正式开始减肥,但到了晚上又是不知不觉吃得肚子滚圆。

不懂得节制的人,是没有未来的。

但是不懂得节约的人,难道不也是可耻的嘛?!

可是为什么吃饭时同桌的你们都那么羞涩,把那么多肉留在盘子里。

这让从小就节约饭菜的我总是于心不忍,在节约和节制之间徘徊游走,并最终总是输给节约….

五月不减肥,六月徒伤悲啊,七月徒伤悲啊,八月九月肿么办,继续徒伤悲呀…

ipad2 第一天

今天BBQ的时候拿到了我的ipad,所以打开的时候,还带着烤肉的香味。
对于第一次用apple产品的土人,完全不知道要先装itunes才能初始化,才能开始用。。。

好吧,这个是ipad不是笔记本电脑。。。

想规规矩矩的用正版的某人跑去app store买东西。。。
网上说只要0.99刀的goodreader。。。为啥跑到德国就要2.99欧。。。
好吧,忍了,买之。。。
信用卡在itune里面已经注册过了,当时说一键购买。。。结果要求我输入code。。。老娘的信用卡没有code。。。请问有人去app store买过东西吗?没有code的信用卡要怎么办?老娘是网上shopping达人,从来没有被要求过给code。。。

可笑的是。。。我的app store是德文的。。。即使我把整个ipad设成了英文,那个app store还是德文的。。。
google了一下,发现原来这个by design。。。
摘抄某个和我一样愤怒的客户留言如下。。。

I have the same problem. Apple has once again decided they were smarter than the customers. They base what app store language you get on the Network Provider you are connected to at the time you go to the app store. Anyone know how to tell the IPAD that just because I’m in an Israeli airport, I don’t want my apps store in Hebrew? After all, you’d think Apple could figure out, since I set my IPAD language to English, that I might want the apps store in English as well? Or at least give me the option to change it once I’m in the apps store?

这种完全无视用户习惯,充满山寨气息的产品,为什么有那么多粉丝的?

好吧,大概是我太土了。。。

是否我们都想要自由

我所认识的夏洛特是个很小的城市。DOWNTOWN有点欧洲的感觉。整洁的街道,浓密的行道树,很少的行人。

每天路过两个景点级的教堂到客户那边,中午走两个街区去快餐店,拎着外卖的鸡肉卷,踩着从树叶间洒落的阳光,一边读图书馆门口的名人名言一边慢慢晃回去,有种回到大学的感受。

这天正好是青年节。我本该有半天的假,想象在上海冲出office一路杀到雁荡路,去吃最喜欢的茶餐厅,再慢慢走过淮海路天桥。

夏洛特这样的城市,因为单纯,所以兀自欢喜着,有点傻傻的欢乐。太发达的城市往往有太深重的无奈和太大的反差。与纽约而言,地表的繁华和地铁的破旧。与上海而言,表面的繁荣平静和各种小道的揪心。

淮海路天桥对我来说是个重要的地标。当年欢声笑语百无禁忌地走过,现在沉默仓促地走过,车流还是一样的,路人也是一样的,只是我自己会看到无数时间节点在这一空间的交汇。

那些陪我走过这座天桥的人,想来或早或晚都是不在上海的。

其实我们都在用各种方式矛盾地争取自由吧。TMD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