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礼拜状况屋回来,鱼都大了一号

我问小朋友,是不是他鱼食喂多了。

他说,就跟你喂的一样啊。。。

那到底是多少啊。。。

小朋友说,跟你一样,一指头呀。。。

我看了一下和我身高匹配的小小手指,然后看了看小朋友德国劳动人民的手指,沉默了。。。

然后小朋友自己说,不过他们好像不爱吃了。我昨天喂的时候,他们都懒得浮上来了。

我继续沉默。。。。我喂的时候,他们每天都争先恐后的上来抢。。。

怪不得苔藓长这么快,鱼都不去吃它们了。。。

决定今天饿它们一个晚上瘦身减肥加吃素。

大国迷信——《大国崛起》观后

作为一个后知后觉的人,我在知道这部片子的存在五年之后,终于看完了它。除了帮我简单梳理复习了高中的世界史的知识之外,这部纪录片给我的感觉恰恰是大国迷信的存在,这超越了所谓大国强国给人感观上带来的荣耀光环的刺激,并让我对这个世界,更加悲观。

国之大者,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国势昌盛兼具者,方可谓之。滔滔一部大国崛起,说的只是近现代的强国之路。而取之名为大国崛起,无非是自怀着对中国崛起的一种看似清醒的态度,尝试去总结学习那些强国崛起的经验。其实却连自己是一个大国都不敢承认,只因为这个大国太穷,是个大穷国。既如此,自然没有崛起之说。依我看,本系列该叫做强国之路,更加合适。

本系列纪录片讲述了葡萄牙、西班牙、荷兰、法国、英国、德国、俄罗斯、日本、美国从航海大发现至今四五百年间在世界版图上各自崛起发展的经过,总结视之,其实驱动强国崛起的动力无非两个方面:科技/政制创新、(对内对外)资源掠夺。这无可厚非,让我悲观的是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在强国之初,往往是科技/政制/经济体制的创新,使他们获得了最初的原始积累和社会效率的领先,但强弩之末的故事,却都是越来越多地资源掠夺耗费原先拥有的社会效率优势。海上强国们,最初因为航海技术的领先,积累了大量的资源,后期被淘汰于荷兰英国的政制/经济体制的创新;英法后期同样是因为社会生产力的优势,在全世界各地圈地殖民,开始走上资源掠夺续貂的老路;继而被科技创新的美国淘汰(二次工业革命)。德国、日本、俄罗斯在依靠科技创新之力日渐强大之后,依旧还是走上资源扩张和掠夺的老路,结果却是世界大战,社会倒退。几乎每一次大国剧烈崛起的背后,都暗撮撮地藏着战争的阴影和人口剧烈减少的可怕现实。

这一切像是一个永远没有出口的循环一样,一幕幕或相似或变幻地延续。即使是通过二次工业革命的科技创新和现代民主制度的确定和完善起家的当今世界一霸美国,现在依旧已然进入了资源掠夺的老圈子,在全世界的资源产地,兴风作浪,暗流涌动。这个魔咒似乎是人类命运的一个缩影,而结局是什么,大家不言自明。

抛开经济和政治的创新不提(因为他们带来的后果优劣难断,进步和破坏几乎同样大),值得称道的是,伴随着这种大国崛起欲望的驱使,现代科技和各种文化艺术也得以伴随着它们的崛起而兴盛。当然我们都明白科技和文化艺术的进步兴盛不可能脱离经济政治的影响和推动而独自发生,只是这样的发展,放眼于人类浩淼的历史长河,实在不是什么太值得骄傲的事情。

人们在自豪于占已知历史0.1%时间内创造出的90%+社会财富的同时,不知道有没有忽视在这不到0.1%的时间内,所消耗的资源,同样也占了社会总资源一个相当大的比重。发达国家看似民主平和,却是建立在对发展中国家不平衡的贸易基础之上获得的国家富强。中国要发展,即使真的也能走上科技创新,政治创新,即使真的能够日渐强大,日后无非还是要依靠更为低廉的非洲的资源,填补本已巨大的能源消耗巨大之口。自然的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法则,在国家和民族层面依然是存在的,即使现代文明已经意识到这一点,针对它所作出的也只是表明上的虚伪的照顾。社会可以约束人们的行为,你可以看到在美国没有了黑人歧视,在欧洲华人也有自己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在国内的大城市渐渐也能创办民工学校。但是人们的内心,和几百年前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变化,简单粗暴的一类强势生物,还是会简单粗暴地藐视弱势生物(可以进行多种扩散,自己自由发挥)。

在种种虚伪脆弱的现代文明和道德背后,其实是更多的无奈。一个发达国家的普通人,假设其平淡一生,并没有犯什么超越现代文明道德底线的错误,并不是杀人犯强奸犯经济罪犯,或许还受人尊敬和爱戴,是爸爸妈妈的好孩子和几个孩子的好父母,终其一生的时候,发现自己一生所消耗的能源,是非洲部落同样一个平淡一生的农民的千万倍,虽然不至于会悔恨羞愧而死,但也会对自己所坚信并维系的道德体系颇感疑惑吧。人都是自私的,更何况是由并不完美的人并不完美地组织起来的国家。国家通过对本国资源和社会生产率的集中和捆绑,对别的国家别的地区进行或公平或失允的竞争和掠夺,已经在绝对意义上给世界的自我毁灭助推了一把。

在看到人性的脆弱之后,你就会意识到,前文所说的国家发展道路的脆弱本质缘起何处,也就不会对它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有更多的疑惑了吧。大国,其实只是人类自身对资源渴求和占有欲望在国家层面上的一个迷信的延伸,你期待着有朝一日自己能在竞争中占领先机,然后获得更大的那块面包。却不知道在这样一种无法停止的竞争当中,面包早晚要被吃光。而你越是争着去吃到它,它消失得越快。这是个亘古不变的命题,而且从来没有人给出过答案。

为了这样一个可耻的目的,我们不得不可耻地暂时忘记未来,像日本核泄漏的风声稍微大了一点之后的中国人和美国人一样,做一个抢盐的人,做一个成功的人,做一个掌握我们所认为的话语权的人,然后在自然面前,无力地倒下去。

 

 

日本灾难对核电工业以及核电股的影响

http://edition.cnn.com/2011/OPINION/03/14/japan.quake.nuclear.impact/index.html
CNN收集的专家观点。所有人都同意这次日本核灾难能否妥善收尾对核工业影响重大。
乐观派:在核灾难中的致死人数,和死于矿难的人数相比,要少很多。新能源取代化石能源是必然趋势。如果这次事故能控制住,核工业就可以宣称他们即使遇到了最可怕的自然灾难,还是挺过去了。未来不可能不用核电。

悲观派:以前他们可以说切尔诺贝利之后就没有发生过大事故。这次事故再一次证明了我们的技术不能防止灾难的发生。谁还能宣称核能源是安全的干净的。

中立派:这派观点比较客观。经过这次灾难,所有的国家都会对核电站做安全review。然后新设计的核电站将会设计更多的backup方案。这个将导致核电的造价上升。

顺便关心了核电股的状态。毫不意外的暴跌,东电已经跌了一半了。美股的核电股也都暴跌,同时,太阳能股暴涨。
这个有个文章点评的比较到位。
http://www.fool.com/investing/international/2011/03/17/the-end-of-nuclear-power.aspx
此文章的highlight:
短期内,只有核能能够满足低排放和高功率的供电。太阳能要真能支持大工业化生产还需要时间。但是像中国印度这种飞速发展中的国家显然不能等待。
中国在计划建造77个核电站。。。同志们。。。77个。。。
而且中国刚刚核实了不会因为日本核电站事故影响发展核电的计划。
所以不论核电厂还是核电器件供应商,都没有走到尽头。
这个作者持乐观态度。认为这个是好时机。核电股继续暴跌的话,可以伺机买进。

原来德国人也是会搞笑的

原来温泉镇10公里外也有一个核电站。造于1979年。按照本来的设计使用年限,也要停了,不久前政府刚刚通过法案,允许它继续再用20年。

这次,因为日本核电厂事件,那个核电站被爆料,安全防护还不能抵挡一次飞机撞击。其实可以理解的,911之前谁想过还可以有飞机撞大楼那么拉风那么科幻那么特技效果的恐怖袭击方式。设计的时候肯定没有考虑这种特殊情况。

然后这个料一被爆出,马上有人担心,恐怖分子看了报纸,会去开飞机撞核电站。

然后报纸继续安抚民众,这个我们有解决方案的,如果飞机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放烟雾弹,让它找不到反应堆-0-

结尾处告诉广大rotation 同学一个好消息,最近政府在舆论压力下,已经决定要停这个核电站了-0-

私下感悟大脸撑在小胸上的大作

http://www.kaixin001.com/!repaste/detail.php?uid=6934079urpid=4395671460
开心上看的转帖,好像首发在天涯,作者ID牛气哄哄,大脸撑在小胸上-0- 一听就霸气外露。。。小娘子连小议都不敢说,只说感悟,还要私下的。。。

1,“一灯大师和空见大师一个毛病,都是立志用自己的一条命来抵消一段仇恨——一灯要度裘千仞,空见要度谢逊。

这就是知识分子的狭隘性,一根筋,只想着度一个人,不想着度全世界劳动人民。”

这两个人都是借着渡他人之名行渡自己之实。。。类似血液体外循环过滤。。。

2,“我就不相信什么“一见杨过误终身”!——以郭襄冰雪聪明的天资、游历各地的见识、遍识天下英雄的气度、见惯世间百态的从容、随心所欲的性情……我不相信她会一辈子跟一个已婚中年男性较劲儿。”

王小波也说过,女人要是能守着心爱的男人过日子,谁在乎什么事业,后者都是填补空虚而已(原文不记得,类似如此)。所谓的独立女性,就是在为某个男人or女人牵肠挂肚的时候,能收回自己想要打电话发邮件的手,放到其他可以转移注意力的事情上。大概到了后来,注意力就真的转移了,境界就真的提高了,可以去超越爱情了。

3,“纪晓芙身上有一种难以言传的特殊坚韧——

她后来离开峨嵋派,远走高飞,什么掌门继承人、社会舆论之类的根本无所牵挂,仿佛“娜拉出走”;
她生下女儿以后偏不去找杨逍,独自生活,母女一起获得新的成长,已然是“我爱你,但是与你无关”的势头;
她对现实的抗争,表面默默不语、姿态峥嵘;内心暗潮汹涌,奔腾不息……
她对于自己的悲伤,拒绝控诉,也不退缩;对于自己的欢乐,更不需要别人理解,只是独自享受……

她是最令我震撼的女性形象,她那种“一去不回头”的挣脱和义无反顾的投入,比任何女主角都深深打动我,以至于我此时不能用言语表达……”

这段看的我热血沸腾,老娘就喜欢这样傲气的女人。骄傲的成本是很大的,不屑于去做很多事情,然后只能拣难走的路走了。但是也只有这样,才能强大。

4,“但是扫地僧,身怀神功却无所求,好像他练功就是为了练功本身,练功只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往小了说不为争权夺利、出人头地;往大了说也不为驱除鞑虏、还我河山;江湖上血雨腥风的他甚至都不想去伸张正义、主持公道——萧远山和慕容博要不是打到藏经阁上来、妨碍了他的卫生标兵,他恐怕也还是不会去管——人怎么能冷漠到这种地步???

我一向觉得,人有多大本事,就应该对社会负有多大责任。所以对佛家这些“出世”“无为”的观点不太理解——恩,我就是受儒家那种“穷则独善其身,福则妻妾成群”的影响太深了!!!”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多励志啊。这次大地震,触动很大。要是人类就跟猴子猩猩一样欢乐,灭有那么多的进取心,是不是也很好。到达天人境界的老子讲无为的。

5,“胡夫人这是什么境界!!!——她什么都明白,但是她什么都不阻止,因为她相信自己的丈夫——不是相信他一定会赢,而是相信他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有足够的力量去面对自己的选择和命运,不必替他去左右结局。

再说男人们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死磕也好、CS也罢、喝翻也行……唉,亲爱的,来,狠狠亲一个,由你去把……”

这段拿来压轴。当时看到这里觉得痛快淋漓,立刻转发。。。男人这种东西,宁缺毋滥的。不要将就,不要凑合。一旦选定了,买定离手。可以这样坚定的去信任和支持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积极怠工

午饭回来,看到状况屋里面空无一人,老大在我的桌上留了个条,他有事先走了,明天见-0-
突然想起老李曾经说,公司的人其实炒掉一半都灭有关系,照样运作照样赚钱。甚至你都不会察觉到少了一半人。

窃以为,这个是帝国主义先进性的表现。
给这种行业龙头,食物链上游,或者垄断地位的大公司打工,真不用拼命。
炒掉一半人,剩下的人不会工资翻倍。节省下的人力成本都进了老板和股东的腰包。
反正大家打酱油,公司还是照样赚钱,照样盈利。公司的营业额不会变,只有利润率会变。打工仔的工资也不会变,就是股东的收益会变。
所以怠工这种事情,是多么的有积极性啊。
1,因为大家的积极怠工,给社会创造了更多的就业岗位,降低了失业率。
2,因为大家的积极怠工,使财富的再分配更加合理,更多的人可以因为公司的盈利而养家糊口。
3,最重要的。。。因为大家的积极怠工,我们为减缓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扩大做出了巨大贡献。

悲观主义

借小萌萌代表作标题一用。。。

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个从长线的角度来看总是对的。但是中线和短线未必。
还有一种反应模式,链式反应。比如核反应,比如免疫反应。
通俗一点叫滚雪球效应。

比如说,既得利益团体,因为掌握更多的社会资源,于是可以更加有力的进行剥削,进一步集中财富,扩大贫富差距。
纵观世界几千年历史,一直在重复着这个故事。权力,财富,社会资源,越来越集中在有余阶级。直到不足阶级的数量和愤怒积累到某种程度。这个时候天道就发挥作用了。暴民起来推翻既得利益团体,重新分配,重新洗牌。reset之后开始新的轮回。

走到文明社会,国家机器因为掌握着先进的武器,先进的制度,先进的系统,可以更加牢固的维护既得利益团体。暴民起义的方式,已经不具备reset键的功能。有余和不足的差距,只会朝着越来越扩大的方向发展。

人类的存在之于地球也是一样。过个几百年,如果人类没有灭亡的话,回顾现在的历史,大概只有疯狂两个字来概括。
不停的刺激各种消费需求,以达到扩大生产,追求更多利益的目的。更多更多,更快更快。一切以利益为导向。
地球积累了几十亿年的资源,在短短几十年内,被消耗过半。
竞争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加速度的角色。
即使作为既得利益团体,比如各个大公司,谁也不能心慈手软,一踌躇就是被超越被取代被淘汰的命运。
社会价值被认为个人价值的最终体现。名利权势的追求被冠上各种光环。畅销书榜上前三名,总有推销各种成功学的。社会认同被高高的放置在自我认同之上,这个往往导向无意识的竞争。
在这种竞争中发展起来的技术和体系让人类以更加强大的姿态去征服自然,掠夺地球。
其他物种的生存空间不停的被压缩,被破坏。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这个雪球越滚越大了。

最后的reset键,大概只有人类的末日。那个不是世界的末日,是世界的重生。

识别障碍

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不起来那个人长什么样子。能想起来的,只有心动前,留下的印象。但是那个更像是一个脸谱化的陌生人,跟我喜欢的生动的人不是一个。

思念的时候,想不清楚自己是在思念什么。不是在想鼻想眼,想诱惑的腰线。好像想到的是说过的话,开过的玩笑,拉手的感觉。

只是一个电脑屏幕上蹦出来的名字,手机上跳动的号码,都可以心跳不已。等到有一天,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了。那个形象又在脑海中清晰起来了,不是模模糊糊的一团。

那个时候,就知道,又回到了遥远的距离了。

关于各种电能

传统能源:
火电空气污染大,但是建设成本小,灵活性大。现在我国的主要供电还是靠火电。致命伤是不可持续,煤烧完了烧柴火灭。
水电无空气污染,但是对生态环境影响大。还会引起海水倒灌,土地盐碱化。

新能源:
风电。地域依赖性强,季节性强。其实风电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环保。树一个风电站,需要砍伐周围大量的森林来保证风力的强度。风电成本也很高,差不多一个机组收回成本的时候,也就可以换新的了。
太阳能,听起来很环保。但是效率低下。虽然现在有新涂层可以让太阳能的吸收效率到90%以上。但是就单位面积的辐射强度而言。。。你不能顶着太阳能板让汽车飙100码的。而且现在太阳能电池板主要以硅为原料。生产提炼过程污染不小。
核电:如果不考虑危险性的话,核电是最干净高效的能源了。日本作为一个地震多发地,造了55个核电站,对自己的技术相当自信啊。但是事实证明。。。地震多的地方。。。还是不要用核电的好。。。不过想想,日本那么小的地方,那么大的人口密度和能量需求。。。除了用核电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了。。。

另外50%的电能都是在运输过程中消耗掉的。就是说你用了一度电,电线也烧掉了一度电。

大家还是节约用电吧。。。

现在日本的危机已经不仅仅是日本的问题。即使这次侥幸控制住了。我们又可以侥幸多少次。这种蝗虫过境式的人类发展模式,就是个冷却系统失灵的核反应堆。

草稿二:如果没有明天

晃晃悠悠的地铁晓庄线218次列车穿过唯一的一段露天天桥段的时候,兰和烟头站定在两辆车厢的连接处,各自抓着扶手,以一种奇怪的神情对视。

烟头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花了28秒钟,然后等待兰的下一句话已经花了他另外120秒。这两分多钟里,他的大脑进行了超强度的计算,包括:确认是否还是在梦境,扫描兰的样子衣着到数据库进行匹配,调取最后的关于兰的回忆(这一点因为有早上那个梦做了缓存而变得异常地迅速,只花了微秒级的时间量),准备问候并寻找合适的情绪,情绪的选项在高兴/慌张/失落/失望/愤怒等等之间无法抉择之后,最后决定沉默等待她的第二句话。

当然他依然记得即使剧烈如斯的大脑皮层运动,也都在兰的忍耐范围内,并且最终还是得由他,带万千情绪地打开沉默:“你回来了啊?”

“嗯。”兰还是像原来那样,话不多。她以前偶尔会说很多话,比如为喜欢的人或事做推介的时候,比如情绪失控地开心或者失望的时候。但在她所有能控制住情绪的场合,她都不爱多说哪怕一个字。

“好…好久不见哦,还好吗?”“嗯。”

“因为学校放假么?”烟头抬头看了看地铁路线图,离公司还剩三个站。兰点了点头,突然专注地看起烟头来。烟头从地铁路线图上垂下的目光刚好和兰的注视陡然重合,被这许久以来未曾体会过的温暖的目光给震到了。却假装不经意地冒出一句,“你今天怎么会坐晓庄线哦?来城东有事情?”说罢终于也直视起兰来,他这才发现今天兰穿得非常青春,红白灰三色的格子衫,长卷发自然地垂在双肩上,下身是牛仔裤和白色帆布鞋,透出满身的活力。

“我是来找你的。”兰面带狡黠的笑说出这句话,继续看着烟头,看着他变得更加不知所措和慌乱,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地铁到了一站,播音员温柔的声音提醒烟头只剩下最后一站的时间,他被兰突然的无厘头搞得没头没脑,内心里的各种情绪的交锋因为这个玩笑而渐渐决出胜负,他以兴高采烈的姿态傻笑道,“知道你乱说的,这几天都用原来那手机号咯?”

兰不理会地铁的节奏,她知道烟头的公司就在下一站,却丝毫没有要终对话的意思,“哼~”了一句之后,并没有回答烟头的问题,反而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烟头。

这目光和早上那个梦境里一模一样,烟头知道兰又在给她做一个决定,看来她真的是来找我的?这时烟头大脑中闪过一个声音“我真的要到最后一站啦,快告诉我答案好不?后面我们吃顿饭吧?“不过很快被自己掐灭了,他直接问道,“真的有事?”

兰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两张纸给烟头。烟头接过手一看,是美术馆的门票。

烟头明白,过去三年里各种煎熬般地记忆清理,并没有减弱半点他对这个女孩子的喜爱,他靠着这熟悉的决定的瞬间,找回曾经一些记忆的气息。

半个小时后,烟头和兰出现在南京路当代美术馆的门口。他在刚刚电话给老板请假的时候其实还是有点犹豫。这种顶着病假的借口在工作日出外闲逛的感觉他并不陌生,只是当罪恶感和快乐感叠加在一起的时候,似乎发酵一般,把刺激的感觉扩大了千倍,使他觉得春风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凉。

两个人都无话,来到美术馆正门口,一张海报静静待在橱窗里最醒目的位置,阳光变得强烈起来,透过树荫照出地上的斑斑驳驳的碎影,其中一抹则跳到了烟头的脸上。他不由眯起眼睛来,看看右手边的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兰已经拿出了相机,对着海报的标题拍起照来。他顺着镜头的方向看过去,几个手绘的艺术字颜色灰暗而充满绝望:“如果没有明天…”

他深呼吸了一口,居然觉得这晒到身上的阳光,有点冷。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