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有点爱上韩寒了

俺以前有点操心韩寒。不是操心他作为公共意见领袖的人身安全,而是操心他的影响力太大了,被神化了。在中国这个容易崇拜偶像,民众不具有太强独立思考能力的环境里面,一个人掌握了太大的影响力,总是让我担心。有一阵子,韩寒的粉丝已经发展到了,对韩寒稍有异见的人,就被当成黑。当然这个粉丝不是绝大多数。
最近韩寒冬至更的三篇文章,被叫成两毛五。我看了,却真心欣赏这个人了。每个观点都说到我心里去了。
现在的中国人少几样东西:
独立思考的能力。
理解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真理的包容心。
耐心。
参与的动力。

独立思考的能力我就不多说了。也许大家都觉得自己是有这种能力的,没有的都是别人。这个也很难建立起一个标准来衡量。
我们来说后面几点。
当年共产主义是我们的绝对真理,大家大踏步的去了。现在民主是我们的信仰,大家也都一窝蜂的想追求。如果有人敢在微博上说,民主是不好的,有各种弊端,立刻会被骂五毛党。这两种情形有什么本质区别?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真理。没有绝对的善。没有可能达到完美。如果我说,对恶的零容忍,是一种大恶。有人同意吗?朱元璋说对腐败零容忍,贪污一文钱也是要杀头。前阵子还看到微博上这个故事被热情转发,愤青们巴不得天朝现在也这么干,把贪官杀干净。当年朱元璋反腐真的有成效吗?如果贪一文钱也是死,贪一千万也是死,那既然常在河边走不能不湿鞋,要贪就贪大的。要找出一个人贪污了一文钱的证据有什么难?即使是无心之过。这种不当的量刑,会让官僚阶层更加团结起来形成保护网。我举的这个反腐的例子其实就是卖弄一下的,没有触到核心。更加核心的是,善和恶的标准是因人而异的,是会随着时代变化的。谁能说自己是上帝,掌握了绝对的善?这样的人肯定是个独裁者。希特勒也是用他以为的善的标准扫除所有的恶。所以乌托邦不是桃花源而是罪恶之源。一个只有美好的地方,必定意味着对不完美的不包容。但是又是谁来下的定义?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看着网上那些嫉恶如仇的愤青,那些伟光正的意见领袖,和看着独裁者无异。他们同样的不能包容异见,同样的不能给对手发声的机会。他们有一天掌握了权力,比现在的朝廷好不到哪里去。哈耶克的最后一本书叫《致命的自负》这个标题就是他一辈子在对抗的东西。以为掌握了绝对真理的自负,是一种致命的自负。中国人需要的成长中,包括这条,改掉我们致命的自负。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没有完美的选择,我们只有最不糟糕的选择。有时候冲突不是因为善恶的对立,对错的对立,而是因为大家站在不同的地方,看向不同的角度。启蒙思想家说:“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民主的真谛在于一种程序的正义而不是内容的正义。只有明白了这点,我们才开始接近民主。

现在在说第三条耐心。这点也是我最近在处理自己的时候想明白的事情。很多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办法试了不灵,不是因为方法不对,而是时间不够。很多时候我们没有速效药,而只有慢慢来,一点一点的改进。好像现在大家都觉得问题在制度,来一场制度革命,各种弊端都可以扫除,未来就立刻光明了,人人都知道怎么投出自己手上的那张票了。法国大革命之后经历了多少次复辟?之前经历了多长的启蒙运动?制度的变革看起来是个突变,其实从来不是。人的思想,社会的文化不会在一朝一夕之间改变。大家不要忘记,暴力革命我们尝试过了,于是现在的朝廷登基了。我们还是走在集权专制的路上。不管是官场文化还是大家的思维方式,真的是好好的继承下来了。再给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们就能变的更好?韩寒说,从车子交会的时候把远光灯关掉开始做起。我也想不到更好的答案。

最后一点参与的动力。我不是鼓动愤青们不要只说不做。而是说,从广义上来说,幸福从来就不是政府给的,政府能给的,是退出,是给我们能争取自己幸福的机会。不要指望有一个政府能为我们做出所有正确的决定,不要期待有一个明君知道解决所有的国内外矛盾。我们需要的是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是参与自己命运的机会。当你抱怨政府做的不好的时候,应该有另一种想法,你让开,我们自己来。如果大家指望的是一个英明的全能政府,那么我们还是在等贞观之治,等康乾盛世。不管是争取幸福的机会,还是有机会之后的幸福,都需要我们的努力。

说了这么多还没给韩寒表白。我欣赏韩大侠的,是他对自己的位置摆的正,对事实的评估很客观。韩寒说,文人要做墙头草,而且是逆向的,哪里弱就偏向哪里,变强了就偏向另外一边。这点彻底扫除我对他的疑虑,而建立起感情里的信任。一个多元化,充满包容的社会才是最安全的。任何一种势力的一家独大,都是需要被警惕和抑制的,不管它曾经如何的正确。

3 Replies to “好像有点爱上韩寒了”

  1. 看中国人民大闹家乐福的时候,韩少劝阻大家的文章,就很欣赏韩少,他是用事实,逻辑和道理说话的,不会盲目偏向任何一边的听众,也从不口水骂战,非常感激在这样的时代能有这样的mind。

Leave a Reply to ZC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