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tance to the cloud

返程的飞机是傍晚,云层上的风景太美,夕阳洒满冰天雪地的诗意感。哥正看的出神,突然发现一个像刚刚孵出来的小鱼苗的,那么细那么小的东西,在云层里游动。仔细一看,靠,是一架刚刚起飞穿过云层的飞机。从尾翼高高翘起的蓝色来判断,大概还是汉莎的。一瞬间,我被打击到了。从那刚刚穿出云层的飞机来判断,我们离云层是非常非常远的,以至于民航飞机看起来像小鱼苗。可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们贴着云层在飞。
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书里说,人是通过左右眼之间的视差来建立纵深感的。小baby是木有纵深感的,这个需要经验的累积来培养。而这种经验的建立是基于我们熟悉的形状和尺寸的。云的形状是不规则的,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她具体的尺寸,所以在飞机上,是没有办法判断和云之间的距离的。

那么半个小时,我都沉浸在人其实利用经验在认识世界,在超出经验的领域充满了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局限性的沮丧感里。

然后偶又想到了另一片cloud,那个每个人都在谈论的云技术。
Business Object在BI4.1 SP7之后不会再发布新的SP了。而现在做到SP3。这个当年蓬勃发展的小公司在鼎盛时期被SAP收购。我现在在反省当年公司的策略是不是错了。我们其实一直没有办法占有的中小型公司数据分析业务,BOBJ做的很好。安装很轻量,使用非常有弹性,可以和各种数据源整合。而被收购之后,sap给bobj的定位是为大客户服务,于是bobj产品构架的局限性立刻就暴露出来了。痛苦的整合了那么多年之后,SAP终于打算主攻新的产品而放弃BOBJ了。于是那块中小型公司的业务我们还是没有份。在BOBJ的IMS做事情的时候,他们的测试方式很有趣,你可以在一个页面上打入想要的测试环境的IO,DB,BOE的版本,然后一个虚拟机就生成了,我们就用这个虚拟机去连客户的数据源然后重现问题。这个在云技术被到处谈论之前就存在了。
其实是一个多么成熟的云技术啊。结合BOBJ的灵活性和使用的方便性,攻占中小客户多好。为什么一定要让bobj去做不擅长的事情。
在大数据的年代(大数据大概又是一片不知道距离的云),海量数据是没有可读性的,数据整理分析才能让数据转变为价值。这种需求不仅大公司有,小公司也有。淘宝可以做数据分析然后卖服务给卖家,是不是我们也可以借鉴一下。

发散太过了。本来是个很文艺的开头。算了,收不回来了。

大叔,我爱你

卡车门打开后,满满一车厢苏宁易购,再对焦到快递人员的笑脸。。。兄弟,啊喂,你就是个广告片吧,为了拖长时间硬加入了一点爱情元素吧。。。
这个片子是今年一月十一号上映,冲着情人节去的。作为一部情爱情电影,太失败了。。。哪里看出来一点点,大叔有被萝莉打动了啊?反倒作为一部chi-lam的粉丝片不错。
小霖霖在里面演一个年轻的时候玩过band,后来做了职业投资人的精英大叔。
作为演员被大家记住的小霖霖,当年是以歌手的身份出道的。这点老是连我都会忘记,《片片枫叶情》和《现代爱情故事》也很久没有在k歌的时候点过了。。。
一直在一线,但是没有大红特红过的小霖霖,事业的小高潮大概算2000年。当时他和佘诗曼主演的《澳门街》又名《十月初五的月光》创下TVB的收视纪录,狂卷当年的各类奖项。里面小霖霖除了最后一集,没有任何台词,因为他是一个哑巴。小霖霖就用那双大眼睛打动了无数少女师奶。初哥哥,是一个叫起来让人心疼的名字。这部片子的主题曲《祝君好》就是小霖霖唱的。如泣如诉的,初哥哥无法说出口的心思。我当年翻来覆去的听这首歌,向往着这样一个初哥哥。
然后,一切又慢慢的归于平静。
小霖霖时不时会出现在屏幕上,每个角色都有一点动人,但是没有一个再能像初哥哥那样红遍大街小巷。
当年那么喜欢的《祝君好》,换过几个电脑,搬了几回mp3,又掉了几个手机之后,也从我的歌曲list中消失了。

电影里面,小萝莉向大叔告白,唱的就是那首《祝君好》。
偶突然被touch到了。。。
一种复杂到没法细说的映射。。。

作为一个花痴粉丝,我也很想唱这首歌给你听,大叔,你当年带来的感动,至今仍在。。。

异形3

IMDb上,异形1和2都是8。5分,异形3。。。6。5分。。。很诡异的哥是从第二部开始看的,所以第一部不作评价,看完第三部后觉得卡梅隆的第二部真是名副其实的爆米花电影。。。又逆潮流了。。。
当然卡梅隆的成功是有道理的,所有成功的商业导演都有一个统一特点--忠实于自己的类型片。异形2就是个教科书一样的怪物片。怪物,英雄,牺牲,煽情,恐怖的气氛,震撼的场景,完美的节奏。。。接下来所有拍怪物片的导演都很难超越他了。。。我当时看完就想。。。还能拍得更好一点吗?
异形3的突破,在于挣脱了类型片的束缚。大卫童鞋野心太大,他要探讨的是宗教和人性,然后异形小朋友就变成了配角。卡童鞋为了异形2的震撼效果,做了一个八米高的女王,用吊车牵着操作,还顺便大大推动了电脑特效的发展。。。大卫童鞋的异形比起来太寒酸了。。。个子小不说,动作特写都不多,恐怖气氛多靠镜头暗示。。。为了让异形小朋友不要显得太弱,只好默认大家木有武器。。。这次女主角的太空舱掉在了流放囚犯的孤独星球上,一群彷徨的等待神的救赎的囚犯,等到了异形小朋友。。。虽然异形2也是在一个孤立的外星基地,但是监狱除了物理上的孤立,还有心理上的。里面黑人gg的话让人印象深刻--那个世界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这种强烈的从人类社会被孤立出去的绝望感贯穿全剧。最后囚犯们在和异形的斗争中获得救赎。消灭异形不仅仅是为了自救,不仅仅是为了囚犯这个集体去冒险献身,而且因为异形是对人类的威胁,为了防止更多无辜的人死于外星爬虫。通过这种献身,他们又和这个断开的世界建立起了联系。据说大卫童鞋很右倾,对弱势群体带着鄙视又同情的复杂心理。所以他的囚犯并没有成为好莱坞式的英雄,囚犯们勇敢了一把,大多又恐惧着死去。难能可贵的是在电影中看到导演自身的复杂性和矛盾性。
异形2里面女主角提出要nuke这个已经变成异形巢穴的基地时,相信观众是同样迫切的希望异形被斩草除根。我不知道怎么莫名想到了洒农药杀虫型的嫉恶如仇。。。这种嫉恶如仇是本能直接而简单的。。。
到了大卫这里,对异形的态度变得复杂,异形没能杀死女主角,甚至把女主当成了同伴,但是最后到来的援军却逼得她不得不自杀?到底谁最可怕?
大卫童鞋要探讨的东西太难了,很难在一部怪物电影中深入,但是有这种野心已经让人非常敬佩了。据说他因为和制片人关于电影观点相左,最后都无权参与剪辑,所以大卫童鞋一直不承认这是自己的电影。我不知道,如果他自己来剪,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异形3是一部非常大卫芬其的电影。fox公司没有做的太过分。

to Rome with love

因为在apple tv上租的,48小时有效,本着节约的精神看了两遍。当然,也是因为喜欢。伍迪艾伦童鞋滴欧洲三部曲「午夜巴塞罗那」「午夜巴黎」和「爱在罗马」,我觉得午夜巴黎最无趣,但是事实是最受欢迎,伍迪艾伦自己也觉得很莫名。从故事上来说,午夜巴塞罗那和爱在罗马我都很喜欢,不过爱在罗马的镜头风格更强一点,有一种舞台剧电影化的错觉,看完片子查了一下,伍童鞋原来一直在写话剧剧本滴。

比如开头和结尾警察叔叔的抒情台词,夸张的动作表情,完全是舞台剧的风格。这个已经挑明了导演风格追求的企图。有很多场景只用了一个镜头。比如milly和男演员回hotel,从进门到milly去洗手间。中间喝酒调情接吻,从客厅走到卧室,全过程跟拍,一刀不剪,对话也没有用主观镜头的切换。这种镜头风格也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每一幕其实只有一个镜头的舞台剧。

再来说说故事,那个建筑设计师的故事被评论的次数最多。看了两遍之后,偶觉得那个老男人其实就是扎克伯格童鞋。他回到罗马,想起了当年在这里的一段罗曼史,只是老年人和愣头青看女人的观点,有那么一点不同了。有人说monica是queen of bitch,把勾引男人的装*技术修炼到如火纯青的坏女人,是伍童鞋影射茱丽。我倒觉得那个是影射「午夜巴黎」,不停的name dropping的,各种装,就吸引得奥斯卡都拜到在石榴裙下的,不就是午夜巴黎时的伍迪艾伦童鞋吗?人人都爱装*犯。反过来想想,装也是迎合受众,努力了解受众心理的表现,获得回报也是合理的。最后老男人和设计师在相遇的街角分手,我觉得暗示他最终从那段感情中解脱。戒掉一个装*犯,需要走过那么多路,变得那么老。。。我都感动了。。。这个故事说是魔幻现实主义,非常恰当。。。

另外几个小故事也都很有爱,这边不剧透了,其实是因为ipad打字好慢。我懒了。烂尾影评一篇。

今天对面坐了一个E-cup mm

因为美女赏心悦目,还一早就魅力全开的朝人家说了早安,所以一天都心情很好。逛到这里来,内疚的发现很久没写东西了,个么就来写一点。
好吧,偶就是标题党。今天要讨论的话题是三权分立的权力设计。
这个周末看完了《美国宪法的经济观》。。。为了这个标题点进来的,是不是看到这里大部分都已经按了右上角性感红叉叉了。
以前每次听大家说宪政、说程序设计、说三权分立的时候,都有一个小疑问,即使立法司法行政分开了,又怎么能保证他们不在背地里又勾肩搭背的称兄道弟呢?

比尔德有一句话点醒我了:他们的(美国宪法的起草者们)主要思想就是要从根基上,也就是在政府各部门的政治权力的来源上,分散侵犯的力量。
这种独立的权力来源,事实上依赖着政治结构的底部有着多元的利益团体,他们相互有竞争甚至对抗的关系,同时这些利益团体都能有政治参与度,而去影响制度的设计和执行。
这样才能保证权力之间相互制衡的关系。才能保证权力来源之间的独立性以及降低他们苟合的可能。
所以一部宪法,如果是全票通过了,意味着这种制衡的利益团体的缺失,所以还不过是部王法,皇帝说啥就是啥,写下来的也就是纸面文章。
而一部宪法,如果是经过了非常艰苦的讨价还价,各种扯皮,各种拉锯战,最后通过的,意味着多元的利益团体在力量上的平衡性,而写下来的权力设计是会被执行的。

发现我们组的某大牛每次这个E-cup mm做BO都会来一次BO support 人家。老师说,文章结束要呼应一下题目。

哪里有消极比赛了

羽毛球小姑娘们被取消比赛资格的事情,闹翻了天。有德国人问我,为什么打的这么假?演也要演的像一点啊。
俺仔细想了想,这个已经是演技无能了。
这次的消极比赛和踢默契球不一样。默契球是大家对结果有共识的。要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大家踢平携手出线,要么我放水你赢球。目标一致,才可以有默契,才能用上演技。
前天那场比赛明明是有竞争的,大家都在争输。而且竞争相当激烈,你打的烂,我打的更烂,最后烂过业余级。我觉得这个明明是很积极的比赛,比烂也很不容易的。在这种双方目标不一致的情况下,默契球是打不出来了。
有人说,如果奥委会不改规则,以后这种事还会发生,最多演的像一点。no no no, 在比烂的情况下面,你只有比对方更无耻,更不要脸才能活下来,这个最后就是完全无法掩饰的,和演技无关。好比你不能凭演技在双方都努力争胜的比赛中赢球,也不能凭演技在双方争败的比赛中输球。

虽然打假球是不对的,不管规则是不是合理,都不成为作假的理由。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输球才对选手最有利的话,那么规则的激励机制就是很成问题。但是奥委会事后说规则没有问题,让老娘怒了。
亚里士多德说,好的制度的目的在于培养公民好的德行。制度的激励方向,对公民德行的培养是很重要的。对选手来说,最大的动力当然是赢得奖牌,我不相信有几个人觉悟高到最终目的是为了奥林匹克精神。如果制度的激励正确,大家就会全力以赴的比赛。制度激励不正确,比烂的比赛还会有,默契球也还会有,日子长久了,心思就不在打好比赛上了,这个才真是会伤害体育道德。

最后声明,不是表明我认为中国队无辜。看到一个微博的观点很有趣,要是这次消极比赛事件中国人没有卷入,只是印尼和韩国的事情。现在大部分骂规则不合理的人会为棒子说话吗?都会很幸灾乐祸的bs棒子吧,一个个现在认为田忌赛马合理的人都会变成奥林匹克精神的卫道士吧。想想就觉得很欢乐。

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

好像是初一的暑假,和闺蜜们一起画过一个漫画。题材大概是校园少女系。故事编了很宏大的大纲,写了好长的人物设定的文案,最后只画了19页就开学了,连第一场邂逅戏都木有画完。自己动过笔,才明白,画漫画最难的不是画,而是在落笔之前要想的事情。一个情节,用哪些镜头来表达,这些镜头又要从哪个角度来定格,每个分镜要怎么排列,大小形状?当时“主笔”俺完全无力适应这个工作,最后善于写作的老妹来做了分镜设计,而本人就沦为了画匠而已。现在想来,这些很像电影导演要考虑的问题。摄像机要放在哪里?人物要怎么走位?镜头要怎么变化?曾经很闲的时候翻过一本电影理论书《电影镜头设计》,作者就提到了,漫画书其实很像电影的故事板。故事板是导演在设计镜头的时候画的草图。一度对这个观点深以为然。直到最近看了一千块钱日元夏目漱石童鞋的孙子夏目房之介的这本《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想法有了一点进化。
如果说是电影故事板的话,大概中国的连环画最合适,或者说一格漫画。因为格子是固定大小的,好比固定大小的屏幕。而漫画的格子大小是可以变化的,还可以重叠,可以消失,甚至格子之间的留白都是可以用来表达和引导情绪。
漫画因为只有静态的图片,比起可以直接记录动作和声音的电影来说,有各种表达的局限,所以需要发展一些特别的表达手法,来弥补这种不足。
是不是所谓表达手法,其实是一种借用想象的手法?
如果有看过一些少女漫画和少年漫画的经验,应该知道,这个是一眼就能区分开来的。少年漫画的格子一般是很规整的,方方正正。而少女漫画多用不规则的格子,人物也不会规矩的呆在格子里面。还有很多和情景无关的花啊啥米的东西会冒出来。
让我们再考察一下故事。
少年漫画:打小怪,修炼,升级,学新招数,拿到新武器,打大怪,失败,重复前面步骤,直到胜利。
少女漫画:相遇,暗恋,相爱,纠结,不安,嫉妒,误会,分开,痛苦,思念,和解,更相爱。
少年漫画侧重的是动作,而少女漫画是情绪推动的。
规则的格子带有时间流逝的暗示,比如一样大小三个并排的格子,会给人一种时间在这三个格子中间以某种一致的速度流动的感觉,这个时候突然下面出现了一个大格子,就带来了节奏的变化,于是动作的节奏感就这样被表达出来了。
而少女漫画更加重要的是传递情绪,动作是次要的。比如我们想象一场告白成功的戏码。如果给一个全景,我们可以同时看到男女猪脚的脸,可以同时看到男生表白的表情,和女生作反应的表情。二流的画家也许还会把场景设计在樱花树下,画很多浪漫的飞扬的花瓣。读者的印象是好浪漫哦。。。如果不画全景,而是先给男猪脚一个特写,这个时候男猪脚是面对读者的,请脑补一下少女系漫画里面男猪脚那个像潭水一样让人沉溺的温柔眼神,那个时候读者就会自动代入,而对男猪脚产生一种更加怜爱的情绪。这会很希望他告白成功。然后再看到女猪脚欣喜的反应,读者是感同身受。而为了表达这两个人其实是在同一场景中,画家会取消格子的边界,加些许留白来表达其实是两个镜头同时取镜后的叠加。这个例子可以帮助体会一下少女漫画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特写,有那么多不规则的分镜,还有那么多看起来很浪费的留白。

少年漫画在欧美也有,肌肉男系列都算。但是少女漫画却是日本独有的。少女漫画发展出来的独特的表达手法后来被各种日本漫画借鉴,而大大丰富了日本漫画的表达。在这个意义上,让漫画的分镜离电影的故事板更远一点。

国内的山寨动画也好漫画也好,都让我觉得没有灵气,即使画工已经很漂亮了。分镜这种东西,不是临摹可以学习和改进的。是一种更加积极主动的思考过程。需要漫画家一种可以类比电影导演,但是又不同的能力。漫画家需要思考的,不是怎么画的漂亮或者真实,而是怎么表达最有力。小丸子的画风就很简单,人物像简笔画一样,但是可以非常的生动。在这里,简单变成了一种追求的艺术风格了。和电影一样,先要表达到位,然后可以追求风格化。但是风格还是应该为表达服务的。比如香港的写实画风,画画古惑仔可以,画小丸子的孩童世界就是很不搭的风格。

为了防止跑题太厉害,就先写到这里。
一句话总结,漫画在借用想象的方式让他区别于电影的故事板。而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我看完也还是不知道。只能说,因为有更加丰富的表达方式,让有趣成为可能。

MD和PHD这么不同吗?读《资本主义与自由》by 弗里德曼

《Friends》的开场,是一场逃婚, rachel从她和那个秃顶牙科医生的婚礼上逃开,然后她的好朋友速度补上。接触美国文化不多的我当时很纳闷,为什么片子里面那么多女人都想要嫁给医生。考古学博士的ross有一次很不服气的问-MD和PHD有这么不同吗?
这个问题曾经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读个博士,医学博士和理科博士在收入上可以差距那么大?拿个数学物理博士的难度一点都不低于拿一个医学博士。
虽然美国医生的高收入有各种错综复杂的原因,但是不管高收入的原因是什么,如果有一样东西投资回报率高于平均,必然的结果是更多的资本会流向它,在竞争中拉低回报率而最后回到平均水平。如果一个行业可以保持高回报率,那么往往是因为垄断。
熟练工联合起来,排斥或者限制新人进入这个行业,然后保持垄断价格。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美国执业医师协会势力是非常强大的,从每年可以入学的医学系学生开始,就设有严格的数量限制,以此维持垄断。
书里有一个很有趣的例子,希特勒上台之后,大量的德国知识分子流亡海外,包括很多优秀的医生。但是在美国拿到行医执照的德国医生的数量在那几年维持不变,这个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说明了行会制度是排斥竞争的。
在俺还不懂事朦朦胧胧的时候(其实素高中)翻了《凯旋门》,只记得里面的男猪脚是个医生,而且技术高超,但是因为是个难民而没有行医许可,只能做人家的捉刀医生。麻醉前病人看到的是另一个医生的脸,睡过去之后由我们的男猪脚操刀。这个故事多生动,你有行医的技术不代表你有行医的资格。行医执照的获得条件,有很多是和技能无关的。

前两天看到一个香港mm说,只有医生律师会计师才算专业人士,工程师什么不算。现在联系行会观点回味一下,很有意思。
大胆假设,这些行业的回报率高低,应该是和行会的强大程度成正比。医生行会最强大,律师次之,会计师再次之。工程师虽然有认证,但是没有执照。这些认证也没有广泛的权威性。也就说,我没有sap认证也可以在做相关的行业。这个是一种软限制,所以工程师的准入门槛要低,竞争相对充分,所以收入就要低一点。不被归为所谓“专业人士”。

吴晓波的《浩荡两千年》讲述了两千年的中国企业家史,里面提了一个问题,中国的手工业为什么从来没有摆脱过家庭作坊的模式?为什么没有产生过集中作业的工厂?吴晓波给的答案是农村劳动力在农闲的时候织布,价格低廉,而集中作业需要机器,一次性投入太大,竞争不过家庭作坊的廉价劳动力。这个答案当时并没有让我信服。
奥尔森表达过一个不同的观点–中国的行会制度是非常强大的。比如丝绸业,每个作坊的产量是受到严格限制的。行会通过限制产量来维持丝绸的高价格。在这种情况下,扩大生产的需求被抹杀了。我们自然就不需要机器了。也不会有人费脑子去发展技术了。西方工业的萌芽是从水力推动的织布机开始的,这个技术门槛其实并没有那么高,但是中国人是没有需求去发明这种东西的。

政府的垄断也好,私人的联合垄断也好,说起来都是通过一种权力集中的方式来限制他人的自由。团结就是力量,这个话不错,但是现在体会起来有点让人颤抖。

神吐槽

今天正好跟德国人聊起礼拜三晚上的国家德比,于是顺便说了韩寒对方舟子的神吐槽–昨晚皇马对巴萨的比赛,你是对着微波炉看的吗?德国人笑翻。说这个是英国式幽默。然后我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可以看电视的微波炉。一个德国人思考了一下说,其实倒过来,带微波炉的电视是很实用的。因为他经常在看球的时候有吃披萨的欲望,但是又不舍得走开怕错过精彩。然后俺说,那把微波炉放到电视机边上不就好了吗?他们纷纷表示带微波炉的电视比较酷。比如请朋友到家里看球。看到一半的时候,你问要吃披萨吗。然后打开电视,放进去一个披萨,多么拉风。你的朋友们都会被镇住的。然后一个严谨的德国人表示,打开电视机那几秒钟,还是可能错过进球。

回家刷微博,发现原来不止格兰仕有可以看电视的微波炉,还有其他牌子的,更加拉风的电视微波炉。这款比格兰仕牛的地方不仅仅在于屏幕更大,而在于门是个移门,可以平行拉开。于是德国人的顾虑也被解决了。电视门可以平行移开的话,放披萨的几秒钟都可以看球了。

所有感慨为什么要设计可以看电视的微波炉的童鞋们,存在即合理啊。。。。

人肉是网络时代的白色恐怖

如果一个人做错了事情,上帝需要解决这么几个问题。授权谁来审判?该受什么程度的惩罚?谁来执行这个惩罚?
在网络时代,好像每个人都被授权来审判,也都被授权来执行惩罚。
什么错误,deserve这样的公共舆论审判?

高智商女莎朗斯通曾经坦然的如此谈论狗仔的如影随形:我们被支付的天价片酬,已经买断了我们的结婚生子,生老病死。
这个默认公众人物的隐私权是有限的。

在网络时代,即使没有赚天价片酬的普通小屁民,一朝触到了网民的兴奋点,也会被人肉,什么隐私都会被挖出来。

我在此不想争论人肉结果的可靠性。即使当事人真的有错,我们有权去审判吗?他应该受到这样的公众舆论谴责吗?我们有权去施加这种惩罚吗?

这种无所不能的人肉,让我想到了苏共时期的秘密警察。只不过积极参与人肉,贡献情报的每个网民取代了秘密警察而已。对当事人造成的心理压力也是可比较的。

舆论自由和尊重个人隐私之间的界限在哪里?
公众舆论监督的尺度在哪里?
我们怎么样能够保证个人的权利,同时不让人以此为借口来扼杀言论的自由?

即使我们可以去划定这个界限和尺度。执行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法不罚众,人肉的参与者从来不是一个人。

没想明白的问题,提出了跟大家讨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