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ATM
 
之前某同事跟我说,可以在丹麦ATM上直接用银联取现。我想想Bad Schoenborn这种地图上很难找的小镇都能用一卡通提现,哥本哈根作为一国之都就更不用说了,也就没有自己去银联网站确认。
到了哥本哈根我囧了,所见任何银行的ATM都没有银联标志,2的是我的Mastercard都没有开通取现功能——也许是某天被我以安全原因关闭的,我完全无语了,成为了一个身携N张卡的全废。。。
 
回来上银联网站查丹麦ATM,备选项那叫一个全啊,丹麦大大小小的城市农村估计都在了。哥本哈根就多达5项,虽然我能看到的就是Koebenh这几个字母,我猜这五项大概是哥本哈根东西南北中。可是寻遍这东西南北中,一条记录都没有,我差点一口鲜血吐在键盘上。
 
这可真是囧得无法言说。
 
二、黑暗中的小美人鱼
 
冬天对于北欧来说真的不是旅游季节。
穿过步行街之后,街道就一下子变得冷清了。偌大的皇宫广场除了我们就一个丹麦士兵。走向小美人鱼的那条路更是节约用电保护环境,穿过仓库样的地方,穿过没有人的公园,TEAMLEAD指着远处一个极其朴素的白炽灯说THAT’S IT. 我在心里想这未免也寒碜了点吧。
事实证明,就是这么寒碜,就一盏白炽灯,亮的有点突兀,遥远的水那方是个工厂,两根烟囱还排着气——倒未免是烟,我当下心情就很微妙。另一个MEMBER拍了好几张,然后说,WE ARE LIKE FREAKS…
 
之前跟小福说起哥本哈根,他说他就是为了看小美人鱼,圆童年的梦。我说看不到也就算了,反正世博会要搬到上海的。小福说,那不灵的,不在那个场景里。

可现在的场景:冬天,乌七码黑,寒风阵阵,偶尔跑过的锻炼身体的人就像飘过的落叶。。。。照片我就不PO了,免得破坏大家心中的美好印象,这地方真不能晚上来。

哎,希望明天service不要那么囧了。。。

《花木兰》

我指的是今天刚上映的真人版。画面风格,服装风格都与《画皮》相似,甚至主演都一样—赵薇和陈坤。但是整体感觉比《画皮》还要差一些。
 
故事平淡无奇,感情没有成功渲染,武打几乎没有,战争场面一点不壮观,但是又没有特别2的地方。总体来说就是一个平庸之作,不值得看。唯一的亮点大概是前半段房祖名的ws表演,还有一定喜剧效果。唯一没想到的是陈坤是隐藏Boss,不过也没啥。其他的桥段都是土的不行,无法打动人。
 
5.5分。

吉他

      今天终于从小方那里扛回了我的吉他,这下应该再没有东西流落在外了吧。搬家前,这把吉他每天就躺在我的床边,现在也仍然只有床边可以放,但就是这样每天看得到的吉他,还是被我冷落了那么久,怎么也记不起上次手指麻痛的感觉是在什么时候了。
 
      晚上背着吉他走回家的时候,不由想到那段每天背着琴,跟妹妹一起往返于琴行跟家里的日子,现在想想,那时每天要走的路程还真不短呢。仔细端详这把琴,擦掉灰,琴身还跟记忆中一样,但钢丝弦却无法掩饰地旧了,岁月在上面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拿起琴,竟然还弹得出C大调的四个和弦,连我自己都有点吃惊。细细回忆一下,还可以完成一曲《多年以前》,虽然质量不高,但反复几次之后,也有点找回多年以前的感觉了。可惜由于太久不弹,调完弦就已经觉得手指灼烧了,现在敲打键盘,指尖仍然是麻木的状态,明天会有点肿吧。才拨拉了这么几下,琴弦的颜色和味道都已经留在了指尖,这钢丝做的东西,看起来坚韧,却也如此容易就被一点点地消磨了。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弹断一根弦呢。
 
      至今仍然觉得当初千里迢迢将这把吉他背到上海实在是件壮举。从那时起就下了决心,要让它一直陪着我。可惜我不是游吟诗人,这些年来大多时候都很亏待它。经历了两次搬家的洗礼,突然意识到,要想把一件东西一直带在身边,是多么困难。此刻,凝视着静静躺在床边的它,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这个决心需要什么样的执行力,以前都只把它看做心灵的需要,从没跟现实扯上关系。如果我搬到了另一个城市,如果我老了几十岁,这把吉他还是躺在我的床边,这肯定会是种有趣的体验。突然想到前一阵讨论过诸葛亮的扇子,不知道诸葛亮出山时,是不是也曾下过扇不离手的决心?

枞树的故事

“枞树从小努力生长,幻想着将来也许会成为栋梁建设家园,或成为桅杆环游世界,啊,总之有很多很多伟大的幻想
于是他更加努力地长大长高

但后来他成了一棵圣诞树
圣诞夜是他一生中最明亮最辉煌的时刻
被众人和笑容环抱,头上有亮晶晶的星星在闪耀,脚下堆满了礼物,大家载歌载舞,和乐融融
但圣诞夜一过去,他就被拖去了满是灰尘的地下室
他满怀希望地等待下一个圣诞节的到来
但最后却被拖去了厨房,成为了柴火
他干燥的枝干在火焰中消失,间或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
每一声,都好像枞树的一个叹息
他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

安徒生的童话, 只有小孩子才能当故事读…

激荡笔记(2000): 一个并不美丽的开端

在我的记忆中2000年的确也不是一个光鲜闪耀的年份。千年首脑会议首次在纽约召开,中国作为一个即将逐渐升起的新星,开始逐渐在国际舞台崭露头角。然后审视这个国家的每一寸细胞,却依旧是那种熟悉的、混沌的、无法摆脱的窒息感。这部激荡主要讲了当时《财经》的成名作——《基金黑幕》的推出对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重要意义。

那时候的我,即将迎来自己的初三生活,高中升学的压力过早地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主线。每周单调而规律的“家——学校——宿舍——家”的路线日复一日,而对社会和世界的简单理解,并不比书本上所能看到的和听到的更多。或许更多的是真实的足球篮球新闻们。

“总有一种声音,。。。”,片头再次用这种类型的语句褒扬《财经》以及其他许多学者当时勇于揭露证券市场监管不足的勇气。然而,作为一个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我也总是不禁在想,如果真的有一天,这种传说中的“总有……”不复存在了呢?而事实是当这些声音在那个行政审批远高于新闻自由的年代里,当时揭露真相的当事人和媒体,并没有获得公正的待遇。弱势的个体在这样的历史转折事件当中的可悲性,可见一斑。

好久没看了,争取把这个系列看完。:)

奇葩常有,而朗香不常有

从朗香教堂回来之后一直有种不真实感,看到照片的时候都会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到过这个地方。
 
开了快3小时的车,从高速到法国小农村最后缓慢地爬上一段山路,冒着没有油要推车的危险,付了近乎抢钱的5欧,整个过程我一直很忐忑,觉得我的确是有点CRAZY.
 
朗香教堂位于法国孚日山区的一座宁静的小山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给人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年迈的修女拄着拐杖朝我们微笑,如果不是门口的卖票处和里面的那几个游人,我觉得我是穿越了。
教堂比我想象中要大很多,大到难以收一个全景进相机。
有些人迷恋对称的规则,有些人迷恋哥特式的繁复,有些人迷恋高迪的华丽,勒柯布西耶并非我偶像,但我深深地为其在朗香教堂迸发出的想象力折服。
不对称,墙上大大小小散落的窗户,没有传统意义的彩色玻璃,室内的气氛,安静神秘到有那么一点诡异。
 
 
 
 

 
内部

 
祈祷台和年迈的修女
 
 
所处的山谷
 
最后感谢让这次旅行成为现实的小福,老王和EVONNE.

也看风声。

大清早的不知道脑子受了那根神经刺激,爬起来吃着早饭就愣是把PPS上刚available的《风声》看掉了。别的不说,情节上比我对国产影片的期待有了些进步。

但我还是严重怀疑这部片子能否被称为“XX以来第一部谍战片”,因为整部片子的前面80%部分,拍成了一个名侦探柯南式的小电影。一群人,囚禁在楼里面,用各种方法威逼利诱或者离间拉拢,试图找出一个所谓的“凶手”。而敌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发挥也相当有限。所以很大程度成了一段单边倒的戏。敌人如何如何,我方机智应对,没能把你来我往那种感觉拍出来,算是稍微有点遗憾。好像这一段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武田长太撮了。”

另外一个比较可惜的就是整个真相的揭露,同时我也觉得是整部电影的编剧最动脑筋的地方,居然在事后三年的情节当中通过老枪的口述表达出来,可见的确在此类题材的情节安排上还需要进步。如果说在前面叙述那些情节的过程中,能稍微显露一些细节出来,让聪明一些的观众能猜到结局,大概会更加精彩一些吧。

好久不看电影了,《风声》倒没让我觉得失。这种片子挺好,是个突破。

德语急救课程、视力测试及其他

今天去参加传说中全德语的急救课程,因为要把上海驾照switch成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通用的德国驾照,需要从头来一遍。

一路沿B3开,不过30分钟就到了海德堡,但是眼看着到了目的地却无法立刻停下——停车总成为Performance bottleneck,于是一车人睁大了所有的眼睛,搜寻可能的停车地点。在尝试了好几个路边停车点失败之后,终于还是选择了一个地下停车场,收费的,前三个小时1.5欧,往后一小时1欧。取号,停车,走出停车场,发现正对的马路对面一溜的停车位-,-b,自动售(停车)票机就在旁边,大喊亏了,不过也没别的办法了。

去到传说中的First aid training教室,比想象中小很多。我和Jason找到中间第二排的位子坐下,教室里陆陆续续地进来许多德国Teenager,几乎都是两两搭配坐定。一位年轻帅哥提着几个药盒一样的小盒子走进来,在讲台上放好。他就是trainer了吧,看起来很年轻,不过根据欧洲人的长相判断年纪对我来说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即使是满教室的teenager,我也丝毫看不出有和国内90后任何沾的上边的影子。遂作罢,开始了呆若木鸡的“听课”。

其实去之前已经在同事们那里听说,整个课程并没有任何部分会用英文讲。Jason带了本小说,我则干脆带了些下下周onsite的一些准备资料,伴着帅哥trainer的满嘴胡话开始消磨这段长达6个小时的时光。

课程用德文讲没办法,但是课程里夹杂着几次现场实践却是每个人都必须参加的,不过好在这部分trainer都会先示范一遍。在这一点上,德国人的严谨作风又一次显露无遗。总共五项内容,

第一项是把躺倒在地上的“伤员”拉起来的动作,半跪在伤者头那一侧,用双手先把伤员的上半身扶起来之后,理好伤者的双手,自己的手从伤者左右两边腋下穿到他(她)胸前横置在肚子上的右手,双膝此时站到伤者的背后让其上半身靠着,然后用力把伤员拉起来。

第二项是感知伤者手臂的脉搏,然后模拟演示给伤员的手臂缠纱布和支架的过程,

第三项是每个人发一个急救用品,然后依次介绍自己拿到的用品的用途(这一部分因为需要德语讨论,我和Jason没有参与),

第四项是模拟把躺倒的伤员翻身背朝上的过程,这个动作挺好玩的,半跪(或者全跪)在伤者右侧地上,先检查其口中有无异物(双手把嘴往中间挤开来)观察舌头。然后让其将头部往后做后仰状,因为这样就能让他的出气顺畅,然后把右臂往头顶的方向摆成“L”型,把其左臂放到头右侧,大概变成这副腔调“LO“。然后双手分别放到伤者的腹部和胸腔部位,感受一下是否还有呼吸,之后把左腿弯起来膝盖朝上,右腿稍向左弯盖到左脚上,变成从侧面看这样的形状”^-/”,然后双手从伤者的左侧身体下方将其翻到一半,直至其左脚膝盖着地形成支撑。再理一下伤者的头,让其继续做后仰状,就OK了。

第五项是人工呼吸,哈哈。不实际操作,我还真不知道这玩意儿原来也不容易。主要是吹气的部分,以前看都觉得肯定很简单,今天轮到自己吹,发现还是有窍门的,首先要让伤者的头部保持后仰,这样喉咙那块才有可能形成通气的管道,其次一只手要捏紧鼻子,不然吹了全从鼻子出来了,然后另一只手则要三指并拢托住下巴,然后憋足了劲使劲吹就是了。

第六项则是模拟把一个带着头盔的伤员的头盔摘除的过程,普遍感觉头盔和模特的头之间的摩擦力过大,我在想如果真的是个人的话,大概头已经被我们拽下来七八趟了吧。

对于不会说德语的我们来说,实际操作的过程是最好玩的了,也算是在那呆坐了将近六个小时为数不多的收获之一。

中间还顺带帮我们所有人检查了视力。德国检查视力用的是C字缺口图案。双眼靠过去,从上往下,左眼看第1,4,5行,右眼看第1,2,3行。每行五个C,我的弱视的右眼楞是费了老大的劲,才挣扎着从右边第二行的五个里面读出三个还是四个,第三行实在不行了,我放弃,然后立刻跟考官腔调说,我左眼很好的哦,她说哦?我然后以迅雷不及超级旋风之势把四五两行报了出来,她呆呆地看着我,我做可怜状说,你是不是觉得我ok啊?ok的吧?ok的吧?这个时候心理暗示大概齐了点作用,她回过神来有点尴尬地说,恩纳恩纳,然后,我居然就过了。哈哈

可惜在我后面一个去测试的Jason和我情况类似,无奈右眼的战绩实在太糟糕,没能炮制我的狗屎运,顺便momo一下。

等所有的课程都结束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走出教室,去取车回家,打了下停车票,8.5欧,皑皑……不过今天天气不错,回家的路上还上A5飙了会儿,但小奔的动力实在让人汗颜,在此不提也罢,呵呵。

好了,经过今天这么一番折腾,总算是要开始德国驾照考试的道路了,fighting!

Rome

故事太长,先PO点照片。

 

 

西斯廷礼拜堂,米开朗基罗的SOLO

——其实在这里拍照是不对的。。。

天顶部分,创造亚当。

最后的审判。

To be continued..